路斯玛丽艳阳

【TF冢不二】那件事(原作向)

灵感源自:POT全国大赛第20集烤肉王子



前半段的是先前部长生日发过的,因为强迫症觉得分两次发很奇怪就一时图爽把前面那篇删掉了把T视角和F视角合起来发,然后才发现这样我1007就没有贺文了哭唧唧


依然为本命贡献tag数



———————————————————————————————



T side



那天青学顺利打进全国大赛的决赛,龙崎教练依约请全队吃烤肉。



毕竟打胜了大热的四天宝寺,大家的情绪都有点高涨,手冢也理解。所以当队友们无视他的话碰杯庆祝的时候,他沉默地握着杯子站在一边,生生忍住了把全体成员罚到外面去跑几圈的冲动,一言不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坐在他对面的不二倒是象征性地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紧接着就在辣派和盐派的战争中站到了他的对立面,无比认真严肃地坚持烤肉就要沾酱的立场,顺便还拐弯抹角地嘲讽了一把他老年人一样的生活习惯。然后一向脾气温和的大石在他们的争执中忽然化身烤肉奉行,声色俱厉地把他们的烤肉习惯一个个批判了一遍,言辞激烈,竟令人无从辩驳。



所以说,在吃面前他对于青学校队的威信接近于零是吗?



实在是,太大意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吃着吃着六角比嘉冰帝四天宝寺的人都聚到一起来了,于是好好的一场放松的庆功宴变成了剑拔弩张一片混乱的大胃王挑战赛。他注意到六角进门的时候佐伯很自然地在打过招呼后视线搜寻着什么,然后对着他对面的不二点了下头,不二也托着腮笑得由衷的高兴。本来佐伯似乎还想坐过来跟不二聊些什么,然而还没走近就被葵和黑羽拉过去坐在一张新的桌子上了。



从小相识感情就该这么好吗?手冢面无表情地看着不二和佐伯短暂的眼神交流。他和真田也是从小就认识,他觉得他们才是“从小就认识但是没有一起长大的两个人”最正确的状态,于是他调转视线往六角那一桌里帅得扎眼的佐伯多看了几眼,同时装作没看见对面不二几乎要笑出声的样子。



至于大家兴冲冲举办起来的挑战赛,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比赛中每一轮都要求喝下一杯乾做的饮料。怎么说也是看着青学走过来的他怎么可能不清楚乾汁的杀伤力以及不二对乾汁的抵抗力。至于他在德国期间放倒过不二的青醋,他确信乾不会这么没眼色加进去饮料列表里面。看着另外几桌一脸跃跃欲试的友校选手,手冢往架子上添了几块肉,心里对全然不知道接下来会经历什么的他们点了根蜡。



第一轮的蔬菜汁和第二轮的处罚茶不负众望地帮他们淘掉了一大票对手顺便捎带了今晚莫名热血的大石。比赛前大家调整了一下座位,不二就很自然地坐到了他旁边,于是他有幸近距离观看不二一脸享受地喝下两杯匪夷所思的饮料。



虽然早就知道不二异于常人的味觉,在不二拿起杯子的时候他还是无法不担心,直到装着恶心饮料的杯子空了他的目光都没有离开不二。隔得那么近,他几乎能闻到杯子里散发出来令人退避三舍的气味。本来他打算安排大家轮流喝的,但是不二主动请缨说想喝,只能由着他,心里却暗搓搓地想,如果不二喝了些什么觉得不舒服,乾就不用吃了,直接绕着饭店跑到他们吃完为止吧。



看着不二喝完了前两轮的饮料他暗暗松了口气,低头把架子上两面烤得金黄的牛肉夹起来放进不二盘子里。不二偏过头朝他宽慰地笑了笑,伸出手捏了捏他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真的挺好喝的。”



你也知道我在担心?手冢没有回应,只是又给不二夹了一块肉,谨防不二光顾着喝乾汁结果什么都没吃到。

 



自大胃王桃城误蘸了比嘉中做了手脚的辣酱阵亡后手冢看着只剩四个人的桌子就知道他们这次是取胜无望了,然而哪怕折损了一大战力也丝毫不能大意。他用夹子翻了一下烤肉,寄予厚望的眼神落在了越前身上,毕竟小身板的越前是队里继桃城之后当之无愧的大胃王。坐在他对面还在因为桃城光荣牺牲而眼泪汪汪的越前郑重地点了下头,然后就埋头大吃起来。然而始终还是及不上依靠模仿突破60盘的冰帝。



第三杯饮料端上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本来把比赛全数丢给桦地甩手不管的迹部一时好奇尝了一下看起来安全无公害的“咖啡”,然后这个自诩华丽并以他为宿敌的老对手又一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哪怕是崩坏也仅持续一秒不到的迹部果然是个随时随地都要君临天下的人。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菊丸和白石说过的话。咖啡因含量为平常的30倍?很伤胃?他盯着被理所当然放在不二面前的那一小杯东西,这种东西让不二喝真的不要紧吗?



迹部很快就恢复了意识并成为乾氏饮料底下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跟手冢坐一张桌子的越前和不二在迹部“哇”地喊出来的时候很不厚道地鼓起了掌,十足看热闹的样子。手冢就是在这个时候把那杯“咖啡”从不二那边挪到自己面前的,既然迹部喝了也只是短暂失去意识那他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这种对身体没有好处的饮料还是不要让不二喝了,如此想着,他在众人不注意之际一仰脖子把那杯黑乎乎的饮料喝干净了。



味道……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手冢一边拿起手边的水杯猛灌一边狠狠地剜了对面的乾几眼,心下计划着找个正当的理由勒令乾以后不准再做这些奇奇怪怪的饮料,哪怕它们对于部员日常训练的质量提高大有裨益。



至于后来乾的惨剧,手冢发誓他眼疾手快的时候真的是好心想把已经腾空的乾拉住的。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当乾张大了嘴一脸错愕地看向他的时候,他默默地松开了手,沉痛地闭上眼睛。



就算对隔壁冰帝的部长图谋不轨也看看场合啊拜托,你面前的桌子上还烤着肉。



实在是太大意了。



实在是太丢人了。



乾这一闹全世界都看见了,尤其是最后那一声惨叫,混着烤肉架子上的“滋滋”声,场面实在暴力血腥。事后他和惊魂未定的越前把网子换了顺便丢掉了几块原本放在上面快熟了的牛舌。



好吧这下青学只剩三个人了。



然后越前喝下了那杯有吸管有冰块的可乐。



可乐?!!!



手冢猛然意识到什么,还来不及阻止就看见越前面部扭曲地倒在座位上。这次连跑出去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原地牺牲了吗?果然压轴的饮料不同凡响啊。



好吧这下青学只剩他和不二了。



回去一定要和越前的家长好好沟通,虽然是从美国长大受到那边饮食习惯的影响,但是也不能见到碳酸饮料就喝,对身体不好,这个年纪还是多喝点牛奶长长高比较正确。

 




“来吧手冢,决一胜负吧。”迹部一边说着一边把最后一轮的肉甩到网子上。



所以这个人为什么连吃个烤肉都要把他当对手?手冢不解。



然而这浓烟波及的范围有点大啊,旁边的不二都捂着口鼻咳嗽起来了,貌似又是乾的杰作?



是胜负要紧还是身家性命要紧?这还用说吗!这种时候依然毫不大意的手冢国光第一时间组织大家疏散,比赛结果还是等有命出去再算吧。



原本他是准备护着不二出去的,毕竟这种时候怎么可能丢下自己的恋人。但是!不二居然坚持要把早就在地板上不省人事的越前背出去。虽然他也很想带上越前,但是这种时候让早就失去意识的越前晕在里面和晕在外面有什么区别吗?不二未免太宝贝这个学弟了。



结果显而易见,由于越前这个拖油瓶,他们青学三人组成了最后离开餐厅被浓烟影响最多的,并理所当然地躺在了外面停车场人堆里的最顶上。



而坚持让不二先出去把自己留在最后的好部长手冢国光,更理所当然地叠在了不二和越前的上面。



果然是无论何时都屹立于顶端的男人啊。



失去意识前手冢无比认真地反思这顿烤肉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才弄成这样鸡飞狗跳的局面,遗憾的是还没反思出个所以然思维就缴械罢工了。



唯一的结论就是,等醒过来一定要让乾至少绕操场跑100圈,做出这样的饮料真是太大意了。



哦,允许他先穿上裤子。

 



 

F side



那天青学顺利打进全国大赛的决赛,龙崎教练依约请全队吃烤肉。



在这么轻松欢乐的时候他们的部长果然还是一点都不大意地说着勉励的话,然后被兴奋的队员们一点面子都不给地打断。不二看着闷闷地坐回自己对面的手冢,强忍着笑意劝他不要在意。



不过手冢果然是个15岁的老头子啊,不二腹诽,吃烤肉的时候竟然喜欢蘸盐?还说他没能理解其中的精髓?呵呵,至少他还是个健康向上的青少年好吗?



既然前面对于辣酱绘声绘色的宣传竟然完全没有让手冢产生一点兴趣,看来以后约会不能去吃烤肉了,不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吵起来了,不二在争论的时候如此想着。




 

见到六角、比嘉中、四天宝寺和冰帝绝对是一件开心的事。不二远远地就看到佐伯的身影,正想去好好打个招呼,顺便再一次谢谢六角在对冰帝一战中对他们的声援,眼角的余光却扫到手冢不知何时已经完全冷下来的脸色。



呃……



天地良心,他和佐伯真的只是小时候的玩伴而已啊,跟手冢真田是一个性质的……尽管他们之间显然和谐很多。不过手冢黑脸的样子真的很有趣,于是不二本就因为遇见佐伯而生的好心情就变得更加明媚起来。



笑眯眯地目送佐伯和六角众人一起坐好,又目送菊丸蹦蹦跳跳地跑去和冰帝的忍足搭档成为挑战赛的主持人,不二正准备问手冢有没有因为又一次被打断而心情不佳,却听到手冢唤他:“不二,过来。”



不二忍着笑看向对面坐在一起的手冢和大石。恐怕大家都不知道碰上烤肉的大石会性情大变吧?不知道手冢单独坐在这样的大石旁边扛不扛得住,本着战友情谊不二换到了对面坐,并且故意无视手冢为他空出来的位置坐到了手冢和大石中间。近距离观察大石,那两绺变身烤肉奉行后就竖起来的头发正笔直地立着,不二自得其乐地多看了几眼,就开始期待今晚每十盘一杯的乾氏特饮了。



话说今晚乾热情而尽职地提供了好几个口味的新款饮料,然而似乎没有人欣赏?不二一边惋惜一边无比享受地喝完了不断改版不断创新的蔬菜汁,并真诚地向身边的人推荐。



他唯一不满意的就是手冢的视线。虽然作为唯一一个对乾汁毫不畏惧甚至甘之如饴的人,在喝下的时候对他行注目礼的人不在少数,但手冢的目光存在感未免强了一点,以至于他连等闲视之专心品尝乾汁都几乎做不到。放下杯子的时候他想说其实这个味道我喝过很多次真的没事你不用那么担心不用全程直勾勾地盯着我看生怕我喝完就倒下了那么多人在看着你这样的眼神要他们怎么想要他们觉得我们谈个恋爱都不收敛一点吗,最后却什么都没说,也没有转过头去看手冢,只是拿起筷子开始吃手冢给他留出来的烤肉。



有人关心总不是坏事,不是吗?

 




第二轮淘汰的人看起来有点多啊,不二以看热闹的态度观摩了一个个被辣得喷出火来的参赛者,尤其是那个模仿他的小倒霉蛋。所以说为什么现在的人总是那么天真呢,人的味觉是随随便便就能模仿的吗?不过四天宝寺一氏的这个能力如果可以借用一下倒是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在手冢打电话来的时候让一氏模仿佐伯的声音接起来并说“周助今晚跟我一起睡呀就像小时候一样”之类的话,不知道手冢会不会变脸?



他再看了旁边专注地给烤肉翻面同时把烤得不好的挪到面前准备自己吃的恋人几眼,莫名地又有点心软,心想这个恶作剧似乎也不是那么好玩,还是算了,舍不得。



手冢在肉烤好了的时候总会夹给不二,仿佛如果没有他不二就没办法吃饱似的。不二一开始还觉得十分暖心,但留意到手冢的动作后就不怎么想领情了。为什么要自作主张给他蘸盐呢?烤得这么香看起来这么好吃还有手冢的爱心加持的烤肉就应该和辣酱搭配啊,连这种琐事都这么小气,手冢果然是还差得远呢。

 




当第三杯饮料端上来的时候局势和刚开始已经大为不同,原本一路凯歌的比嘉中全体阵亡,于是同样遥遥领先的冰帝独占鳌头,而他们青学竟然失去了最能吃的桃城。这样下去怎么行呢?不二有点犯愁:如果在规定时间内青学吃得不够,那他就没有办法尝到每十盘一杯的乾汁了呀。



如此想着,他把羡慕的目光投注在正把第三杯饮料拿起来的迹部身上。在忍足阻止不及的惊呼声里,迹部以优雅华丽的姿态喝下了第一口。



然后时间在迹部身上静止了。一秒,两秒……



幸存的选手们在迹部居然没有像前面的选手一样表情扭曲地冲出去时齐刷刷地看向了已经失去意识的迹部。果然无论何时这个部长都是人群的焦点啊,呵呵。



手冢在众人沉默地观察事态发展时画风清奇地来了一句“就算坐着你也要君临天下吗”。所以说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总是巨大的,他们都看出来迹部是被刺激得失去意识了就只有手冢这个“和迹部彼此太过了解的宿敌”会认为迹部还在“君临天下”了吧。



呵呵。



不二忽然不想去看坐在旁边的手冢。猜都知道现在他的恋人一定一脸严肃地远远注视着迹部,就像先前他轻轻松松喝下乾汁的时候收到的来自身旁的凝视一样。他把头再偏转一点,让手冢完全无法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专心致志地听众人的吐槽并等迹部醒过来。他也知道这样做很孩子气而且一点意义也没有,但就是没办法不去在意。



他对迹部没有敌意,只是不喜欢手冢表现出和迹部关系非同一般的样子,就像手冢不喜欢他跟佐伯亲近一样。不过他是不会让手冢知道这种小心思的,丢人。



这大概是迹部人生中极少数不华丽的时候吧,虽然最后清醒了过来,但那个极考验脸部肌肉的表情实在是,丑得可以。不二在迹部心有余悸的喘气声里面抬起手,和越前一起鼓起了掌,以表达他对迹部非同凡响的意志力的敬佩。



大概是有了迹部的先例,当手冢抢着喝了那杯“咖啡”并没有暴走甚至依然是一张面瘫脸的时候,不二并没有太过惊讶,心想看来乾这次终于做出符合大众审美的东西了,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至于这个饮料传说中咖啡因超量对胃伤害很大的问题,他只在手冢喝下的时候担心了一下下就丢到一边了,反正手冢这个老头子一定多的是办法把胃养回来,他只要坦然接受这种毫无技巧的关心就够了。

 




乾今天丢脸真的丢大了……不二一副隔岸观火的样子看着乾刚卖弄完就被迹部啪啪啪地打脸,刚想说要不要搭救一把,就看见乾一脸神往嘟起嘴巴作势要越过他们的桌子飞到对面的迹部那边……嗯,品尝一下真正的夏多布里昂。



但是桌子上的肉还在烤着火还在烧着啊。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数据狂人对真实数据的执着了,竟然连被烤熟了都在所不惜。其实他很想看看乾亲上去会是什么震撼人心的场面,可惜被手冢阻止了,嗯……以一种极其劲爆的方式。



乾摔下来的瞬间甚至有油星溅到他脸上,不二心有余悸地别转了头。



惨不忍睹。



不忍直视。



但是手冢这是什么反应?是生怕自己的宿敌被染指吗?竟然直接扒裤子真是太阴险太无耻了,那可是他们的队友啊。不二阴恻恻地笑,甩给手冢一个“你还挺在乎迹部的嘛”的眼神,果不其然接收到手冢在冷漠地闭上眼任乾自由下落以后坦然而茫然的回视。



……就不该指望他的领悟力。




 

从“咖啡”开始那些饮料基本就没他什么事了,“咖啡”被手冢抢着喝了,“可乐”又被对面的越前一时图爽喝掉了,真是拉都拉不住,心疼。



话说越前果然是因为体格的问题比其他选手弱吗?同样的饮料越前喝了就受不了刺激晕倒在座位上,可是人家学校的黑羽和白石喝了可是直接亢奋到脱衣拯救世界呀。



顺带一提,虽然白石在单打三的时候打赢了他,但他是个多大度的人啊怎么会耿耿于怀这种既成现实的事呢?他客观地审视着,觉得白石的身材真的很好,上身的肌肉既不单薄显得孱弱,也不过分鼓起显得夸张,就像严格按照大众审美的标准而成的一样,真不愧为完美的“圣书”。噫手冢这个时候忽然盯他干什么,不知道哦。



然而他们的饮料刚喝完冰帝就已经突破70盘了。占着这么明显的一个优势,桦地却坚持不住弃权了,于是夺取胜利的大旗就由迹部一个人扛起了。不知道迹部这次会不会为了冰帝的胜利放弃对比赛的享受而作出身为部长的选择,像桦地一样毫无形象地大口吃肉呢?想想就觉得有趣。



迹部在这一轮开始的时候说出的话也十分有意思,所以在迹部眼里除了手冢其他都是闲杂人等对吗?啧啧啧他都懂的什么你是我唯一的执着什么我的眼里只有你之类的。



当然他不生气,甚至觉得十分好玩,他自然知道迹部对手冢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只是想什么都要捎带上手冢的迹部出奇的有趣。



但是现在似乎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啊……不二看着满室辣眼睛的浓烟,大概明白今天这个只剩十几分钟的挑战赛要提前结束了。一整层楼只要是他们在比赛的地方都乌烟瘴气的,好多人都被熏得受不了了。



手冢临危不乱地组织还留在室内的人进行疏散,却独独拉住了不二:“不要乱跑。”



不二无语,他一向最有组织有纪律的好不好,手冢有时间担心他乱跑还不如去担心一下隔壁四天宝寺的远山君。



远山君……不二忽然想起他们还不省人事的一年级队友,心道不好,忙挣开手冢跑去拉躺在地上的越前。开玩笑,这样的空气他们都待不下去越前还在昏迷怎么能留在这个地方!



然而!手冢居然反对他带着越前出去!部长的责任呢?对部员的关怀呢?对支柱的栽培呢?不二表示不想跟这个人说话,转身直接把越前背起来。



这一折腾他们就变成最后走的了,手冢看到他背起越前虽然一直冷着脸,却没有再反对,并帮他们拂开眼前的浓烟:“你们先出去。”



他忽然觉得,今天的手冢怎么这么帅呢?

 




本来不二在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栽在乾的饮料底下的时候咬牙切齿地想着要好好报答乾的,不过他后来看到乾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拍下来的集体阵亡照,里面的手冢仰躺在人堆最上面刘海掀起而眼镜纹丝不动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O(∩_∩)O鉴于这点,他决定宽宏大量不计较乾的过失。



END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