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玛丽艳阳

【TF冢不二】词不达意 番外

为了不成为“三月份只有一更的小辣鸡”!嗯!



一个平行时空的小番外,跟前文这里同步,可以说是与正文无关又非常随意(。)



强打精神把车开到目的地,一路上他比完全清醒的时候还要专注,总算没再出什么差错。停好车后他拍醒手冢,陪他进了电梯。



………………………………………………………………………………



“小心……”不二扶着手冢走出电梯,不忘提醒。


其实手冢的状态真的不错,下车后借着不二的肩膀做支撑走得像模像样的。到家门口的时候还问:“我车匙呢?”


不二哭笑不得,这样还不如直接睡成一头猪呢,最怕跟醉鬼讲道理。手上开始在醉鬼身上的口袋里找钥匙,嘴上一边哄着:“到家了就还给你,先告诉我钥匙在哪。”


手冢愣了一下,从另一边的口袋里掏出钥匙上交,制止了不二在他身上乱摸的行为。


不二开门后就直接把手冢放到卧室的床上,他没有多少照顾醉鬼的经验,照手冢现在的状态似乎没有办法自己去洗澡,他就打算直接帮手冢换身衣服算数。


他从房里的衣挂上取下手冢的睡衣,丢到床上后开始脱手冢的衣服眼镜,心里默默抱怨手冢爱穿衬衣的习惯:扣子多的衣服总是不好脱。


手冢一直半眯着眼睛,似是睡着了,冷气似乎不起作用,不二感觉到手下的皮肤热度有增无减。


“听话。”好不容易脱好了衬衣不二伸手去准备解手冢的皮带,却在碰上的时候被另一只手握住了,他以为是手冢喝多了要闹脾气,干脆哄小孩一样劝着。


“不二,”手冢的声音传来,冷静且清晰,“我没有喝醉。”


哪个醉鬼不是这么说的?不二不以为然地抬头,却在看到那双没有一丝醉意的棕色眸子时顿住。


这一顿他才发现两人现在的处境有多暧昧,忙不迭地想收回手,无奈发现手冢握着他的力道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挣脱的。


来自另一个人掌心的热度迅速地传递到脸上,不二别开视线,不太自然地说:“那就太好了,你自己去洗澡好不好,我等你睡了再回去。”


手冢却借着拉他的力度坐了起来,看着不二的眼睛:“太晚了,今晚别回去了。”


“……别闹。”抑制不住被手冢一句话说得脸上越来越热的趋势,不二无措地想:这是醉了还没醒,对吧,不能跟喝过酒的人较真的。


却突然被紧紧抱住,手冢皮肤上的热度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依然清晰可感。手冢把头靠在他肩上,声音从他耳朵后方传来:“我很想你,一直以来。”


“从你今晚坐到我旁边起,就想告诉你了。”微微拉开了距离让两人得以对视,一贯清冷的声音里满是认真,“留下来,好么?”


……答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开着灯的房间敞亮敞亮的,他不信手冢看不见他红透了的脸。


长时间得不到回应,手冢直接凑上去吻他:“如果不喜欢,可以拒绝我。”


要我怎么对你说出不喜欢?不二轻叹,终于闭上了眼睛:算了,就当是两个人都喝醉了吧。


心里却明白得很,若说这是酒后的戏言未免太过荒谬。无论是他还是手冢,都绝不是那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


一时间竟懒得细究那缺失的十多年,他只需要知道手冢从来不会说谎就够了。其余的可以留到明天,让理智去解决。


到最后不二丢在床上准备给手冢换上的睡衣完全没有发挥作用,跟手冢先前被脱下的衬衣一起,不知道团到了床的哪个角落,他手上的动作倒是继续了原本的工作解开了手冢的皮带扣。后面的动作被伸到衣服里双手打断,从腰部到后背再到前胸,伴随着不知是谁越来越粗重的喘息,渐次点燃了这个被酒精渲染的夜。


实质性的亲吻和拥抱,总是比所有想象中的不敢想的画面更加火热而撩人。




醒来的时候是在手冢的卧室,空调的风力调小了些,窗帘拉了两层,隔开了本应直射床铺方向的阳光。他翻身下床,在去浴室洗漱的时候见到手冢,而对方腰上围着围裙,正在厨房做着显然是两人份的早餐。


“怎么都不叫醒我?”他的语气里带着懊恼。


“早餐还没好,想让你多睡点。”


于是不可避免地想起昨晚,不可避免地尴尬,毕竟这样的关系实在不好界定。


“昨天晚上,”见不二似乎无话可说准备转身走人,手冢难得地主动打破沉默,“说没醉,是真的。”


“嗯?”


“其他的话,也一样。”说完似乎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手冢转过身,掩饰性地咳了下。


“啊……”不二笑得意味深长,拖长了尾音的回答成功让背对着他的手冢耳尖泛红。


手冢说其他的话也是真的,他当然相信。包括那句“我很想你”,包括那句“一直以来”,甚至包括在以为自己熟睡后凑到耳边的那句低低的“爱你”。


心里有些细微的感动。


不过在感动之前,他们似乎更该好好算算过去那些年拖下来的账。


END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