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玛丽艳阳

【TF冢不二】噢,甜(214贺) END

传说中傻白甜的情人节贺文居然写出来了……



01



“手冢君。”不二手里抱着刚用完的体育器材走进器材室,向里面的男孩打招呼。



手冢点点头,低头继续手上的清洁工作。网球部历来的规矩,国一新生要轮流负责打扫器材室,今天轮到他和不二,清点的时候却发现少了几样东西,因为要去找回来,两人拖得比往常放课后晚了不少。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走吧。”整理好后不二环顾一周,背起包准备离开。



“好,我来锁门。”手冢在值日表上填好两人的名字,再把它放进管理员老师的办公桌抽屉里,正打算出去,却忽然被拉着蹲下,回头就看到不二对他竖起食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把他往里推。两人刚缩进办公桌底就听到器材室的门打开的声音,好在桌底下的空间够大,两个人一起躲着,从外面也看不出一丝一毫。



这个时间被发现还留在学校,肯定少不了一顿责备,虽然对这种逃避的做法不太认同,手冢只是皱了皱眉,没有钻出去。



进来的两个人这时已经开始说话:“等等,等我一下。”



“干什么,不要拉我。”是两个男生,话音落时依稀有谁的手被甩开的声音。



“对不起,如果是因为上午的事,我道歉。”



“没必要,你不记得是你的自由……”然后话音戛然而止。



沉默过后另一个声音缓缓响起:“我记得,答应过你的事情一直记得。情人节快乐。”



直白到底的对话,让人无法从中再推测出另一种意思。显然外面的那对男生是恋人,因为一些事情闹了矛盾,又在刚刚因为一件突然出现的礼物和解。手冢和不二对视,在昏暗的桌子底下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难以置信。



然后唇舌间的啧弄声在安静的空间里回荡着,那两个男生竟靠在那张办公桌上忘情地亲吻起来。而桌底小小空间里的男孩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也不敢贸然逃开,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彼此。



再早熟也不过是孩子,无意间窥探了前辈的秘密,震惊之余,他们才知道原来同性之间也能有如此亲密的关系。

 




02



“啊,出来了出来了。”部活结束时随着球场门的打开,铁丝网外蹲守多时的女孩子纷纷围了上来。热身运动前被网球部的严肃副部长喝令“不要打扰队员练习”,现在已经是自由时间了,总不会再受阻拦了吧?



手冢站在后面,看着先出去的几个正选队员被女孩们的巧克力和粉色情书围拢,不禁怀疑起教练见难得天气好就决定在情人节照常开展训练是不是别有用心。



训练前队员被拖住无法顺利进入球场,训练时由于场外过于喧哗整体专注度大不如前,结束后如何离开更是成了大问题,甚至连部活室门口都被堵住,几个前辈看情况不对连衣服都不换直接往校门走,却仍是步履维艰。



他皱着眉往外走,依然是冷冷的表情,目不斜视,步伐平稳,对周围“手冢前辈”“手冢君”的呼声充耳不闻,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心里却是一片茫然。他只知道板起脸吓人,这在平时很管用,但今天显然收效甚微,先到部活室躲躲似乎成了唯一可行的选择。



守在门口的几个女生在他的注视下怯怯地让出了道,又眼巴巴地看着他关门,落锁,面面相觑,无奈地叹气:“手冢君真的太冷了。”



锁好门的部活室倒是安静,手冢松了口气,回头才发现原来里面还有一个人。



而本来在听音乐的不二,听到动静也看向门口:“是手冢啊。”



“中途离开,就是这个打算?”手冢走近,脸色不太好看。训练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不二说要换衣服,然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他本以为不二是有什么急事先离开了,就没有在意,没想到居然是为了躲避来表白的女孩子。



不二没有回答,只是把耳机重新戴上,顾左右而言他:“等晚一些再出去,可能会顺利一点。”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手冢看着那个一脸恬然的男孩,却忽然失去了言语。



天气很好,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映得那男孩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熠熠生辉。



外面的喧嚣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远了,远到不能引起他更多的注意,仿佛是这个半眯着眼睛听音乐的男孩自带特效,有他在的地方总能隔出一片宁静。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心里某个地方传来被什么精准击中的声音,就像电影里主角的子弹分毫不差地打进目标人物的心脏,一枪毙命。



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审判般地对他说:“你完蛋了。”



嗯,完蛋了。他又看了一眼那个男孩,默默点了下头。

 




03



下课铃响后手冢没有急着离开。他翻出夹在字典里的纸条,从头到尾重新看过一遍,就拿出习题册演算起来。纸条是不二写的,下午课间的时候夹在归还的字典里露出一个角,约他放学一起走。



天冷,部活暂停的通知早就传达到每一个部员。班里的同学,有活动的收拾好东西就匆匆离开,也有约了恋人的,急着表白的,转眼间教室里剩的人竟比往常少了许多。



半小时。他抬头看了下时钟,离开,往不二的教室走。看见纸条的时候不是没有揣测过这样的日子突然相约有什么意图,只是受限于贫乏的想象力,空想的内容在脑内转了不到一分钟就偃旗息鼓,直到放学都没有再出现过。



到门口时结束值日的不二刚好背起包和同窗们道别,然后来到他身边:“走吧。”



一路走一路沉默。沿途都是一对一对的,只有他们两个总隔着一点距离。



“天气真冷。”按照惯例先开口的肯定是不二。



“是啊。”



“什么时候干脆下场雪就好了。”



“比如今天?”



“今天?”脚步顿住。



“情人节,不是吗?”挑眉,反问得认真。



“这样啊……”身边的马路不知不觉静了,才知道原来已经穿过了最热闹的街道,离分开的路口越来越近,“我还以为手冢不在乎这种节日。”



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捂了一路的热度撞上冷风立时消散。他悄悄地把手伸进身边那人的大衣口袋里,不需要怎么摸索就触碰到另一团温热的体温,握住,笑意盈盈:“冷不冷?”



得到的回应是更为用力的回握,以及皱着眉道出的不满:“怎么这么凉。”掌心一点点渗出的薄汗出卖了紧张。



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在口袋里牵了手,甚至连文艺作品里某些必不可少的仪式都省略了,一切早已不言而喻。



“送你回家?”没有迟疑地在路口拐向手冢宅的方向后,不二偏头看身边的人。



“不介意的话,留下吃个晚饭。母亲一直希望我能带同学来家一趟。”



“噗,”忍不住笑出声,“手冢啊……”



“嗯。”



“这样……不会是见家长吧?”



“……”

 




04



雪下得不大,但在这样的节日里已经足够扫兴。



撑同一把伞穿过或宽或窄的街道,两个男生在街边某扇门前停下。“虽然下雪了有点可惜,今天还是想跟你一起过。”收好伞,不二拉着手冢往门里钻。



是他最常去的一家书店,人不多,一面是林立的书架,另一面是沙发和木制的桌子,用一道门隔开。分头走向书架,各自为对方选一本书,在柜台结账,然后交换,算是礼物。他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中间隔着桌子,上面放着买回来的书和用蜡烛热着的一壶咖啡,有小半壶分进两个杯子里,被加上不同量的奶和糖。



窗外是纷飞的雪,经过的男孩小心翼翼地把身边的女孩揽进怀里,半个肩膀却露在伞下。而室内却仿佛与外界完全无关,暖融融的空气里飘着暖融融的咖啡香气,夹着甜丝丝的奶油味道,灯光也是暖融融的,照在书页上是恰好适合阅读的亮度。



手冢的大衣搭在沙发的另一头,衣角沾了屋外的雪,拍掉了还是摸得出凉意,就像不二那条在风里翻飞过的围巾,如今安静地蜷在沙发的一角。



两部书,枯燥而艰深的《纯粹理性批判》,摊开在手冢面前的桌上,不知选购的人是不是存了刁难的心思,然而这样晦涩的文字,也确实只有他耐得下性子来看完;语言唯美的《七日永恒》,被窝在沙发里的不二捧着,字里行间的法式浪漫似乎更适合这样一个宁谧的空间。



进门的时候暖气让手冢的镜片起了雾,加上先前不慎落在镜片上的雪花,令视野如书店的玻璃窗般一片模糊,被仔细地擦拭干净后,它架在手冢的鼻梁上,把纸页上的文字调整成合适的大小呈现于眼前。偶尔不二在埋首喝咖啡时会有意无意地瞄一下对面的身影,然后光明正大地细细打量,心里暗暗笑开了花。



可以和这个人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雪还是没有停。窗外相拥而过的行人依旧匆匆。



没有语言,一个下午就这样悄然流逝。

 




05



幸村看见和他不在一个校区的不二时正在往教室走,老教授讲的课一向有趣,是以他总愿意早到一些。眨眨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他走上去:


“不二?”



“怎么这个时间一个人在这里,等人?还是被甩了?”他坐在长凳的另一头,半开玩笑地问。



“没有的事……”不二失笑,他和手冢的事当年没有告诉幸村,但幸村怎么可能猜不到。



“那就是吵架了,”幸村愉快地下结论,“而且你还耍脾气出走。”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耍脾气了?不二摇摇头:“只是冷静一下,他……太固执了,不会为他人让步。”



他们也是人,不可能没有过摩擦。从来没有天生完全契合的人,能走到最后的,不过是因为一次次互相迁就。



然而两个太骄傲的人每次争吵都很难收场。说争吵似乎不太对,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分开冷静一下,但谁也无法说服自己改变想法,只能僵持着,告诉自己,等冷静下来,好好谈谈。虽然他知道在这段感情里自己一直是被包容的那一方,到了一些双方都不肯退让的问题时,先作出退让的却似乎总是他。



是因为不够在乎吗,所以珍惜的人赢不过自己的坚持?



幸村看着不二陷入沉思,心里轻叹,这两个人倔起来倒是如出一辙。正打算说什么,视线却被小道拐角处走来的身影吸引。收回要出口的话语,他拍拍身边对周遭的情况尚未察觉的友人,笑得一脸戏谑:“你看那边。”



手冢走过来的脚步急切而凌乱,手里拿着不二的围巾,是入冬后他们一起买的那条,脸上的表情在看到不二时明显放松下来。



幸村看着不二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一边笑一边慢慢走开,他也没想到,先妥协的会是手冢。



走近了也不等不二开口说话,手冢先伸手,把人拥紧:“你从来没有躲那么远过。”显然找了好久,找到了才终于松了口气。



不二接过围巾,被紧握过的位置还是温热的,一如那人的体温。



抬起头,露出了从发生分歧以来第一个不带勉强的微笑:“先去喝杯热可可。”

 




06



人来人往还是一眼就发现了他。依然是戴着那副眼镜,站得笔直,长时间的等待没有在他脸上添上一丝不耐烦。不二唇角的弧度扩大,拖着行李走向他。



走近了不出所料看到手冢眼睛里微微亮起的光,然后行李箱被接过:“飞机晚点?”



“嗯。幸好赶得及今天回来。”



走出机场,手冢把箱子放在后备箱,回头看了一眼不二提在手里的行李:“这是什么?”



“礼物,知道你来接我就没打算邮寄。”不二打开了车后座的门,把行李包放进去后关上,坐到副驾上。



等手冢上车关上车门后两人如常般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不二用唇来回蹭着比往日深了些许的唇纹,轻声叹息:“等很久了吧,嘴唇都干了。”



“不至于,”手冢握了握不二的手,似要令他宽心,“现在还早。”



“也对,还有时间,”不二把座椅放低了一点,头靠在椅背上,看着他笑,“等一下准备去哪?”



手冢帮他系好安全带,才转过身发动引擎:“先送你回家,等你休息够了,我再过来接你,大概还来得及吃晚饭。”



“喂,这么浪费?”



“你自己说的,我们还有时间。”见到不二时就注意到他眼底有疲惫的阴影,猜都知道在外的这几天一定没怎么好好睡过。



不二愣了一下,然后笑开:“那随你吧,到晚饭时间如果我还没有找你,请千万不要心软,打电话叫醒我。”不然一天真要浪费掉了。



“好。”手冢点头应诺,又伸手调小了电台的声音,“睡一觉?”



“不睡了,留到回家再睡,我跟你说说话吧。”等编辑好的落地短信全发出去后不二收起手机,看向旁边的司机。



也好。手冢想着,便开始和不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说到车后座那袋礼物时,不二问起:“你都不问我准备送你什么吗?”



“不是在后面吗?”



“没有,我拿起来了,”孩子一样的笑意,“猜猜是什么。”



手冢思索了半晌,刚想出声问不二要个提示,就发现那双一直微微弯起的眼睛已经阖上了,睫毛安安稳稳地覆着,连细微的颤动都没有。



果然还是睡着了。手冢嘴角弯起一个很小的弧度,极力抑制住想吻一下他眼睑的冲动。



等下个红灯。他这样对自己说。

 




07



“前辈。”



“啊,进来吧。”不二把越前领进门,由着他四处打量。



好奇也是自然的,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两个前辈的家。是家,而不是合住的公寓,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他产生无尽的探究欲望。



一般家庭公寓的大小,两个人住,很干净。窗是落地窗,望出去可以看到海湾的一角,家具的线条简练,是温暖的颜色。墙上挂着不同地方的风景名胜,只是没有一张人物照,也没有成对摆放的情侣款物品,实在看不出这里的主人是一对恋人。



茶几上放着茶壶,手冢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茶杯,看到越前就皱起眉:“我以为已经不需要提醒你不要迟到。”



“今天路况不好,堵车。”越前老老实实地解释,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不二早拿出了另一个杯子,放下后就准备走开:“你们有事要谈,我先回避。”



“你要用书房?”手冢叫住他。



“不用啊,我准备把上次旅行的照片洗一下。”



“那我和越前去书房。”



越前趁他们说话的空隙又把客厅打量了一遍,今天他上门不是单纯来做客的,手冢是他的法律顾问,有一单牵涉到私人问题法律纠纷,不能全权交给经纪人出面解决。扫视一圈后他看着桌上很惹眼的那束花,轻哼一声:“好俗。”



是一束玫瑰,鲜红的颜色,插在花瓶里开到一半,不用伸手触摸也知道花瓣柔软胜过丝绒的触感。



不二当即笑出来,心想那个最喜爱玫瑰的某大少听到了大概要气死。



“啊,今天情人节。”手冢面不改色地回答。



“咦?”越前愣了一下,显然是忘了,“谁买的?”



手冢看着不二,不二也看着手冢,两人都没有说话,越前却分明从他们交缠的视线里看出了如胶似漆。



事情办完了,走出那栋楼的时候越前才想起他们由始至终都没有回答玫瑰是谁买的,不由得懊恼起来:“真是狡猾啊……”



他曾以为像手冢和不二这样冷静理智得几乎超然物外的人,哪怕是相爱也应该如柏拉图一般孤高,断不可能有送花之类的世俗举止。



然而桌上那11枝红得冶艳的玫瑰却提醒着他,这两个人也会过情人节,也会选择这样俗不可耐的方式表情达意,就像尘世每一对彼此深爱的情侣一样。



他压下帽檐,向不远处的花店走去,想着是时候给那个傻姑娘一个惊喜了。

 




08



也许是因为大多数人还在上班,超市里的人不多,看起来有几分冷清。不二推着手推车,穿过一排排货架,偶尔停下,对着手里的清单挑出需要的商品,又继续往前走。



他的工作时间相对比较自由一点,今天下班早,他就干脆回家拿起昨晚手冢列好的购物清单,到附近的超市采购。



东西买得差不多了他调转方向往收银台走,经过卖男士内裤的那排货架的时候脚步顿住,盯着包装盒上的男模特出了一阵子神。他想起手冢似乎提过需要购买这样的东西,但或许是因为本来打算自己去超市,所以单子上没有列出来。



如此想着,他已经随手拿起其中一个盒子看了起来。毕竟是贴身的衣物,不能随随便便看到顺眼的就买,除了尺码之外,材质松紧版型甚至裆部的设计都会影响穿着的舒适度。



又一次放下一个看起来比较符合某人审美的款式,不二无奈地撇撇唇,已经因为棉在布料里占的比例否决了不少款式,没想到反而是在这里花的时间最长。



正苦恼是不是要把所有款式保守颜色素净的款式都看遍的时候,他的视线被不远处一个没有印模特图的包装盒吸引,然后他翻到背面,仔细阅读了附上的说明后,十分满意地把它丢进了购物车。



是很特别的款式,无论是明黄的颜色,还是上面印着的某卡通人物,都令它能在这个货架上无比神勇地鹤立鸡群,偏偏它的尺码材质松紧版型直到裆部的设计又都十分到位。



不二表示不能更喜欢它。



于是紧接着他找到了这个牌子的另一个设计,一同丢进车里:大红色印着大朵鲜花图案的紧身三角裤。



他半趴在手推车上,想到那人回家看到这些时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是给我的?”



对啊,好看吗?



“颜色太活泼了,不太适合……”



不好吗?我专门帮你挑的……你不喜欢?



“穿在里面又没人看见,我习惯穿简单一点的颜色。”



反正又没有人看见,都是穿给我看,我有话语权,嗯?



“……”



真的,跟你肤色很搭的,我喜欢你这么穿。



“……好。”



呵呵,那明天穿?



“……好。”



他就带着这样的笑容走向收银台,在路上编辑了一条短信:“我今天准备了惊喜哦∩_∩”,然后愉快地点击发送。

 




09



电梯门打开,男人走出来,向自己的房间走。



电话铃响,他接起:“不二。”



“……嗯,结束了,我在酒店。”



“……等再过两天,我已经订好机票。”他说着,用房卡刷开了门,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才发现错过了电话那头的话语,“啊,抱歉。”



“……没什么,刚刚开门,以为你会出现。”



“……有一点。”



“……不二,”他打断那人的笑声,“今晚有什么打算?”拉开窗帘,刚好华灯初上,料想同一时区不同纬度的那头也一样。



“……为什么是和他?”声音里的不悦不能更明显。



“……你的意思是,你要跟他一起过节?”



“……”他在床边坐下,微微皱眉。



“……嗯,后悔了,早知道应该压缩下日程。”



“……这样的节日我只想和你一起过。”



“……是真心话。”



“……早点回家,不要太晚。”



“……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不二,”他叫住准备挂电话的人,犹豫片刻终于说出口,“很想你,情人节快乐。”



挂断电话后他仰面躺在床上,整个房间只有他一个人,床铺空荡荡的,一向对酒店条件不讲究的他竟觉得有些待不下去。



情人节这一天,往常都是他们一起过,没想到会突然接到出差的任务。今天接到电话,他几乎要以为他那随性而浪漫的恋人偷偷藏在他的房间里,准备给他一个惊喜。所以在那人一边笑一边问他是不是很失望的时候,他没有掩饰。



本来把收尾的工作带回去做,或者把事情安排得紧凑些,他就能赶得及在这天回去,如果不是他一向善始善终精益求精的态度,不二就不会和其他人过节,哪怕这个其他人是不二刚恢复单身不久的弟弟,他心里还是介怀的。



这是他不愿与任何人分享的恋人,不愿与任何人分享的节日。



不二说,趁今晚没什么安排他可以去看一场电影,或者出门去看看夜景,就当他们还是一起度过。但是他只想留在房间里,等那人的电话。



才知道这个一年一度的节日,也适合思念。

 




10



安静的起居室,挂钟上秒针一格一格走的响动成了唯一的声源,手冢独自坐在里面,仔细看能发现他眉间浅浅的褶皱。



然而那个有权仔细看的人正是造成那道褶皱的根本原因。



他抬腕看了下表,又看了一遍挂钟,驱不散心中的烦躁。都这个时间了,不二没道理还没回来的。



正忍不住想打个电话问问,他听到门锁打开的咔哒声,不二提着袋子走进来:“不好意思,今天人有点多。”



手冢走过去接过纸袋:“去哪里了?”



“买菜去了啊。”换好鞋子后不二站直,看到手冢的神情,不知怎的他竟觉得那样子有些委屈。



伸出手环住恋人的腰,笑容里自然地添了顺毛的意味:“我们的大律师大概是忘了?冰箱里的鳗鱼用完了呀。”



手冢才恍然大悟,用空出来的那只手回拥:“辛苦了。”



“去做饭,本来已经晚了。”



“鳗鱼茶?”



“其中一份麻烦多加芥末。”



“为了你的胃……”



“最好不要频繁吃辛辣的食物是吧,”不二笑眯眯地打断,“偶尔破例一次也可以吧,今天情人节。”



“不二……”又是那个为难的表情,和以往那人提出一些背离他原则的要求时他的反应一模一样。



“我还专门去买了你最喜欢的食材。”



“你昨天吃芥末寿司的时候说过是本周最后一次。”



不二便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那双仿佛会说话的蓝眼睛里满是控诉。



和过往的历史毫无二致,僵持到最后先松动的依然是手冢,他有些无奈地揉揉不二的头发:“下不为例。”然后提着袋子往厨房走去。



不二立时笑弯了眼睛:“味道不够我可是要投诉的。”



……所以刚才的样子,果然是吃准了他没办法拒绝吧?手冢脸色有些不好看,但仍是认命地开始处理食材。本来就不忍看他失望的神色,何况今天是他们的节日。



不二趴在餐桌的边缘,闻着熟悉的香气一点点从厨房扩散至鼻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里面的手冢问道:“我们以前在家过情人节的时候好像也是吃这个的?”



“好像是。”



“那你明年记得了,一份辣一份不辣。”他捧着脸,笑得开怀。



每一年的今天,都想和你一起度过。

 




11



悄咪咪考个驾照



END



↑放链接就是保险起见啦不要误会其实不是车顶多是个车轱辘嘤嘤嘤



毕竟要是不小心被吞了我明天补发就不是情人节当天了QAQ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