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玛丽艳阳

【TF冢不二】词不达意

默默洒几滴狗血



06



手冢在经纪人的陪同下踏进摄影棚的时间刚刚好,他扫视一圈,没有发现好友的身影,心下有些诧异。跟相关的负责人打过招呼后他被拿着样衣的服装助理领到了更衣室,途中仍不忘用目光四处寻找某个人。



最后那个人出现在他化妆的时候,闭着眼睛等待造型师在他眼睑上动手的手冢听到外间有人喊“不二”,而那人如常般温和有礼地和他们一一打招呼,最终走过来坐在他身边。



“这身衣服很适合手冢呢。”不用睁眼他都能猜到不二现在定是在旁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或许还会用手指抵着下巴,像是认真又像是开玩笑地评价。



“怎么这么晚才到?”他问,寻思着不二不是习惯迟到的人。



“反正也没有错过什么,部长大人闭上眼睛任人鱼肉的样子我也还来得及看到呀。”旁边的天才轻松地把这个问题翻过去后就不再说话,大概是在“认真欣赏”他化妆的过程。



那天早餐后他说起自己回国后正在考虑该接下哪家媒体的人物专访,不二便提出和他工作的杂志社合作:“手冢是希望采访的重点落在赛场外的发展上,为退役后的工作铺路,对吧?我们不是体育杂志,不需要太关注你的赛场表现,我可以和主编商量,让专访从文案到图片都符合你的要求。”从来没办法真正拒绝不二任何要求的他当时就应承下来。隔天相关负责人就联系了菲碧,专访相关的策划竟确确实实完全贴合他的需要,菲碧便替他敲定了日期。



他还记得当时负责洽谈的负责人在电话里说过“感谢手冢君的抬爱,我们和不二君都很期待这次的合作。”如此说来不二应该会负责他专访的照片拍摄吧?这样的认知令他对这次专访隐隐期待起来。



等脸上的妆化完他才在造型师的示意下睁开眼睛,毫不意外地看到不二笑眯眯地收起手里的相机,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菲碧走近:“国光,好了吗?”



显然她已经认出了不二,手冢只能站起来为两人介绍。



“周助君,”菲碧向来习惯直呼其名,在手冢介绍后自然地与不二行贴面礼,“希望不要打扰你们老同学叙旧。”



不二微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用在意:“你们有事吧,我先去看看布景?”



“不用,等拍摄完了再说。”手冢言简意赅地制住了他转身的动作,准备和他一起离开,“不二,走了。”



“嗯?”收到的却是不明所以的反问。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向手冢伸出手:“手冢君你好,等一下您的拍摄由我负责……啊,不二前辈也来了?”



不二愉快地朝他挥手:“我来探班,好好表现。”



……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事情和他原本想的不一样。手冢偏头,用眼镜的反光遮住眼里的茫然,忽然想起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明确地跟他说过不二会负责这次的拍摄,不禁在心里暗骂自己大意。



“手冢君等一下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出来,我一定尽力做到。”



……可以换人吗?手冢僵着脸走开,他需要冷静一下。

 




新来不久被委以重任的小男生拍到一半在明显可感的低压环境里战战兢兢地放下相机,求助般看向旁边不受一点影响的前辈:“不二前辈跟手冢君以前是同学吧,手冢君的照片如果由前辈操刀应该效果会更好是不是……”



不二却笑靥如花地拒绝:“不能推卸责任哦。”



另一边的小男生脸都要垮了:可是没人跟我说过手冢君那么难搞的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手冢君要黑着脸看我啊。他飞快地扫一眼灯光下没什么表情的手冢,也不明白为什么还是那张扑克脸他却总觉得对方情绪不佳,心一横就看着不二问出来:“主编当时不是安排不二前辈负责的吗,前辈为什么要推掉?”确实于情于理这次的拍摄都应该落到不二头上,当初得知是自己的时候他也有些惊讶。



“啊那是因为档期撞上了。”回答的人一点都没有档期撞上了还来探班本就不合理的自觉,泰然自若地开导对面似乎很难搞的老同学,“手冢你别那么紧张嘛,你看白鸟都要被你吓哭了……”



“不二……”



“脸那么臭,白费了我辛苦帮你借来的衣服,本来还想说果然很适合你的。”



“……明白了。”手冢似乎是在那些毫无诚意的抱怨里败下阵来,扶了下眼镜。然后叫白鸟的小男生偷偷松了口气,感觉这个密闭的摄影棚都敞亮了不少。



不二坐在边上小口小口地用吸管喝着服装助理小姐匀给他的冰摩卡,视线在柔光灯下的手冢和屏幕上的成像之间游移。这次专访无疑是他出力最多,从一开始和主编沟通空出最新一期内页给手冢,到凭着杂志社对他的倚重要到了专访的问题并从中斡旋使其尽可能符合手冢的要求,甚至于选场地,几经辗转借来他认为最合适的服装,没有人觉得他逾矩越职,本来摄影也理应交给他,他却找借口推脱了。



他总感觉就这样不远不近地看着比亲身参与要惬意得多,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摄影师对于美的偏角追求。

 




后面的拍摄手冢很配合,专访也很顺利,准时收工令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暗暗松了口气。手冢从更衣室出来刚好看到菲碧结束了与导演的客套向他看过来:“我们走吧,我来开车。”



手冢扫了一眼她和不二尚握着的手,别开视线:“你不必专门等我,我可以自己去。”本来今天手冢的助理跟他过来就够了,菲碧作为经纪人会和他一起来就是因为时间安排比较松,专访结束她打算带手冢去看看新装修好的房子,然后把门匙交给他。



不二在一边正准备跟他们道别,不防听到菲碧问他:“周助君等一下有安排吗?没有的话跟我们一起去一趟吧,看看国光的新家。”



“菲碧,”手冢皱眉,不清楚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只是看看,不要给人添麻烦。”



菲碧只是眨眨眼睛:“又不是外人。”



有趣的是,手冢说的是德语,菲碧说的反而是日语,发音无疑都是标准的,不二有些好笑地看着两人交流,在他们把视线集中到他身上的时候才慢悠悠地开口:“会给你们添麻烦吗?没有的话,我很期待。”



不二都开口了再拒绝就不对了,手冢也不再坚持:“那走吧。”



三个人就这样表情各异地上了车。一路上手冢都在忐忑:他的住处他自己是知道的,和车里某个被强拉来的老同学同一个小区,不二下车看到,不知道会怎么想。他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坐在后面的不二,不二倒是随遇而安,一直微微带笑地看着窗外,也没觉得车里气氛不对。



这样也好,手冢松了口气,准备看回前面,却不巧不二偏偏在这时收回了视线,在后视镜里直直看进手冢的目光里。两人皆是一愣,先反应过来的不二如常般弯起眼睛笑了下,反倒让手冢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停稳,下车,和物业打招呼,走到他未来将入住的那栋楼,进电梯,手冢只是一味向前走,不知道该不该去看不二脸上的表情。不二除了刚下车时轻轻“咦”了一声也没有再表现出惊奇,和菲碧走在手冢身后,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直到菲碧把门匙插进匙孔不二才笑了出声。手冢回头,不明白他为什么到现在才笑出来。



“手冢大概会有个不太可爱的邻居,”不二止住笑,但眼角眉梢都是欢欣,“我总是给周围的人添麻烦。”



这下手冢彻底愣住。菲碧只说过他们在一个小区,但没说过原来这么近,一梯两户的设计昭示着在很长的未来里不二将是他唯一的邻居。他询问似的看向菲碧,得到邀功般的一个挑眉。



怪不得她要邀请不二同来,被蒙在鼓里的微愠撞上不二笑眯眯的眼眸就迅速销声匿迹。不二很乐意和我成为邻居,大脑皮层的信息处理器迅速地得出这样的结论,并通过细密的神经末梢松下了一直紧绷的嘴角。他握住不二伸过来的手,点了下头:“请多指教。”

 




公寓从室内装潢到家具布置无不是严格按照主人的要求,三人简单转了一下,检查过确认没有什么纰漏就准备打道回府。菲碧说,等过两三个月味道再散一下就可以把私人物品搬进来正式入住了,不二自然先表示祝贺,又在那两人提出去隔壁参观一下的时候摇头拒绝:“我比较懒,公寓装修好还要一阵子,就不带你们进去了。”



由于手冢和菲碧还要去找物业弄清楚一些问题,不二就先行打车回去了。一路上他都忍不住嘴角上扬,手冢的公寓果然和他进门前想象的一样,简练大方,严谨到几乎无趣。同样的户型,他当初的构想虽不算实用,却有趣得多。



虽然从手冢和菲碧的互动中他猜到两套公寓的紧邻或许不是巧合,他心里还是高兴的。刚回国时,以为想尽办法回到当初的交点也无法离那个人更近,担心两人假以时日真的形同陌路,然而随着手冢在几个月后回国,一直到刚刚突然成为邻居,他想,这下子,应该不用再担心了。他们依然是好友,而且,在此基础上,还会是长期稳定的邻居。



忽然就对放了好几天的新公寓挂心起来,他计划着要把未完成的家具选购提上日程,以便自己能随时入住。

 




手冢坐在副驾上看着前方的路况,目不斜视,回去的路上依然由菲碧开车,送他到平时进行体能训练的场地。



虽然冷静下来还是有一点关于以后要怎么面对不二的踌躇,但心里更多的,是没有被讨厌、没有被多加猜想的庆幸,以及对未来更长时间相处的隐秘期待。



“你没有告诉我不二住在隔壁。”他突兀地来了一句这样的话,但仍是注视着前方。



“啊,抱歉,”丢出一句不带歉意的道歉,菲碧踩下刹车,在红绿灯转换的当口偏头去看自己面无表情的上司,爽朗一笑,“不过你很开心,不是吗?”



TBC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