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玛丽艳阳

【TF冢不二】词不达意

04



周六的聚会果然热闹非凡。早已独当一面的河村大厨慷慨地关了店门表示要让手冢和越前两个公众人物玩得尽兴。因为怕大家太兴奋大石还强烈要求把原本预备喝的清酒换成了低度数的啤酒,还顶着来自众人的压力咬牙不松口。



不二坐在高出来的吧台上和努力捏寿司的河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河村家的芥末有一种不同一般的厚实口感,不仅仅是短暂刺激的呛辣,总让他忍不住多吃。



手冢自然坐在他身边。事实上本来离河村最近的就是手冢的旁边,大家四处走动却从来没有占领过这个可以最直接拿到新做好的寿司的位置。被菊丸腻着说了一会儿话后不二就转身往手冢的方向走,然后坐在那个一直空着的位子上,跟河村打招呼:“阿隆已经够忙了就不要专门照顾我了,我平时来也能吃到你的寿司啊。”



河村没有停下手中捏芥末寿司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前几次总是忙,今天怎么也该亲手捏给你尝尝,看有没有退步了。”



不二一边大大方方地拿起专属于自己的寿司品尝起来,一边用眼睛瞄手冢:“可是今天是庆祝手冢回归呀。”



“啊这这这……”老实人有些局促地结巴起来。



手冢抬手示意河村不要在意:“大家开心,你先做好这些,我不要紧。”



从不二走过去到不打一声招呼坐好,他做得一气呵成,包括手冢在内也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惊诧,或者不满,就好像手冢身边的位置本来就只是他一个人的一样,除了他再没有人可以离得更近。



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他忽然想:不然提议以后的聚会不准带家属吧,如果聚会里永远都是他们9个人,就算手冢结婚了旁边的位置也不需要他让给谁。



有些无厘头的想法。事实上他先前从未设想过手冢结婚后会是怎样,大概是这十多年来手冢一直没有被传出有交往对象,在他脑内生成了一种手冢会打一辈子光棍的错觉。

 




难得没有迟到的越前背着网球包,一进门就找到手冢:“冠军先生,下个赛季我一定不会再输给你。”



手冢四两拨千斤地回道:“碰上再说。”



“不过,”昔日的小鬼从包里拿出球场上镜头前不离身的帽子准备戴上,“踏上赛场之前我要先在这里击败你。”



不二嘴里的闷笑还未成型,手冢已一口回绝:“改天。”



于是一声轻笑终于忍不住。



那天在咖啡厅,手冢也提出过去打一场,他只是笑着说“改天”,不置可否。没想到手冢竟学以致用,用同样的说辞拒绝越前来势汹汹的宣战。



被拒绝的小支柱扫兴地哼了一声,还没戴好的帽子被菊丸和桃城扑上来笑话着扯下,他有些气恼地拍开那两个幼稚鬼趁机揉乱他头发的手,然后被拉走,对着刚做好的寿司大吃特吃起来。

 




这次聚会散场的时候情况比上次好很多。大概是手冢在场的缘故,大家虽然兴奋却也没有玩得太疯,只是作为主角的手冢是无论如何都免不了被灌的了。因为难得人齐,道别的时间比预计的晚了许多,大家却仍是意犹未尽。



因为时间晚了不好再惊动亲友来接,打车又不太容易,几乎没喝的乾和大石理所当然地负起了把人送回家的使命,而同样喝得少的河村留下来收拾店面。为了避免在舆论上多生是非越前谢绝了前辈们载他的提议,道别后戴上口罩跳上了经纪人的车。



不二看着旁边原本开车来如今几乎要趴在桌子上的手冢,知道他肯定没办法自行解决回家的问题,而乾和大石显然已经无暇顾及这边。认命地推推旁边的人,他试探着问:“需要我帮你联系你的经纪人吗?”



手冢本来半眯起的眸子闪现出那么一刹那的锋利,然后又回到那种醉迷糊的状态:“不用,”他从口袋里掏出车匙,“你有驾照,麻烦送我回家。”



“……”逻辑清晰,记忆也没有错乱,看来不是醉得太厉害。不二稍微放下了心,然后眨眨眼睛,笑眯眯地接过了车匙。



车上装着导航,不二把终点设在手冢目前租住的公寓的地下车库就顺着指引开。幸好手冢酒品不错,上车后只是倒头大睡,省去了不少麻烦。



他今晚也不是没有喝过,算是攀着醉驾的边缘,如果不是手冢忽然提出,他定要跟着乾的车回去了。他看着被摘下眼镜老实地睡在副驾上,却似乎被安全带勒得皱眉的手冢,感到有些醺然。



忽然直直射入眼中的强光把他飘出车窗绕了一大圈的思绪强行拽回,他猛地踩下刹车,在那辆开着远灯的车几乎要擦着他开过之后,惊出了一身冷汗。



果然还是被酒精支配了大脑么?他用手贴着额头,深深自责:这是手冢的车啊,刚刚如果真的出事了,就算手冢安然无恙,在媒体也会引起骚动吧,如果手冢还因他一时大意受伤,他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强打精神把车开到目的地,一路上他比完全清醒的时候还要专注,总算没再出什么差错。停好车后他拍醒手冢,陪他进了电梯。不算醉得太厉害的手冢表现良好,甚至掏出钥匙后准备自己开门,可惜对了半天没对准匙孔,花了好一段时间。



“进来坐坐。”在不二打算功成身退的时候手冢叫住了他。不二想想不等手冢睡下就走确实不太放心,就真的跟着他进去了,心里祈祷不要拖到太晚以免打不到车。



开了客厅的空调后,手冢甚至还想给他找鞋倒水,他看不下去了把手冢推去洗澡,自己去厨房倒了杯热水。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煮一点解酒汤,冰箱还没打开他就笑了,什么啊,手冢才没有那么夸张,是自己太小题大做了。



浴室的水声昭示着公寓的主人此刻不在场,不二就干脆不把自己当客人了,在不大的公寓里参观起来。



手冢的家果然像他本人一样严谨大方到无趣,所有的家具都整整齐齐,大概也是由于这只是临时的住所,从客厅到卧室没有什么多余的杂物,唯一的装饰物,也不过是墙上一幅富士山的照片。不二把主卧的空调开到合适的温度,简单转了一下就回到客厅,在沙发上找个舒服的位置等手冢出来。



结果一放松刚才全神贯注的副作用就显现出来了,连隔着门听不太真切而有些断断续续的水声都带着莫名的助眠效果,倒好的那杯热水到被冷气吹凉也没喝多少,他的所有精力都用来抵抗酒精上头带来的困倦感。



手冢用不长的时间冲了个澡后,酒精的影响已经被消除得差不多了。他拉开门戴上眼镜,走到客厅就看到那个被他邀请进来的客人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太大意了,他皱着眉自我检讨,都这么晚了,不二肯定也累了,竟然就一时任性把他请进来坐,然后把人晾在一边自己洗澡去。



检讨过后,他走过去把不二叫醒,不二本就浅眠,在他靠近的时候就醒了,那双一向笑得弯弯的眼睛带着茫然:“手冢?你出来了?”



手冢点头,伸手拿起茶几上没喝多少的那杯水:“抱歉,让你久等了。”



“啊没事,”不二边说着边站起来,想要阻止手冢给他添水的举动,“你今天喝多了,早点去休息,等你睡了我可以自己……咦?你看起来好多了?”



手冢点了下头算作回应,然后忽然沉了眉细细地看不二脸上的神色:“你今晚喝了多少?”语气绝不算愉悦。



“还好,只是有点困……”不防手冢来这么一句,不二有些无措,“开车是没什么问题,我等一下打车回家睡一觉就好。”



“太大意了!你应该跟乾或者大石一起回去,我可以自己想办法。”俨然已是说教的口吻。



……我不是说了不碍事,也已经把你平安送回来了吗?不二一头雾水地回望,不明白自己又是哪里大意了。



“你今晚先住下,明天回去。”行动派手冢说完后就当着不二的面给门落了锁,放好钥匙后补充:“浴室可以用,客卧我收拾一下,等你出来就可以睡了。”



“……”事到如今还能说什么?不二看着手冢君子坦荡荡的模样,确认这件事从头到尾不是他故意为之,便也乐得留下来。虽然这个时间点还不至于打不到车,但有手冢收留无疑比他大半夜还要折腾好很多。况且,不需要想任何理由就可以在手冢家留宿一晚,哪怕只是简单的住下,也是一件高兴的事。



去浴室冲了个澡,换上干净的内裤和睡衣,草草洗漱过后他走出来向手冢道谢。从洗漱用具到衣物手冢都准备了全新的,这让他很是受用。闹了一晚上两人都累了,他就没有多客气什么,跟手冢道了声晚安就关上门睡觉去了。



一觉到天亮。



他甚至不知道手冢是什么时候回到隔壁的卧室,又是什么时候睡下的,醒来的时候空调的风力调小了些,窗帘拉了两层,隔开了本应直射床铺方向的阳光,大概是手冢进来过。他翻个身,认真反省:送心爱的人回家,然后顺势借宿一晚,两人还都不同程度地醉着,无论从哪个角度说,他这种简单道声谢就住下,而且直接睡到天亮的打开方式,都是有问题的吧?按照正常的套路,这样的晚上不该发生些什么吗?没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浮想联翩,也没有半夜起床偷看睡颜帮掖被角,甚至连梦都没有,他就真的像在自己家一样,睡了一晚,相安无事。



果然文学和艺术总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心里有些不小心错失了什么的遗憾,又很快消逝。他摸过放在床头的手机,看看时间就起床了。还好没有太晚,既然手冢没有过来叫醒自己,应该还来得及在他做早餐前打声招呼回去。他不是太过狷介的人,也不表示他愿意在自己可以完成的领域屡屡打扰别人,前一晚给手冢添麻烦是晚上回家确实不太方便,醒来再赖着不走就说不过去了。

 


TBC



……我就想问有没有人觉得这是双暗恋【捂脸哭泣

评论(1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