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玛丽艳阳

【TF冢不二】词不达意

03



手冢回国了。



这个消息自发布起便令国内炸开了锅。等到他真正踏上国土的那天机场更是人山人海,数不清的记者和球迷早早蹲守只为见他一面。不二自然没有去,甚至连电视都没有看。他知道这般引人注目定不是手冢所想要的,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凑这个热闹?



早在一个多星期前大石便通知他把周六的时间空出来去河村家为手冢接风洗尘。他正式把工作交接完的时候就通知了身边的人,如今他已经是常留在本市的人了。听说到时越前也会来,也算是十多年来他们这一批正选第一次齐聚吧。



出乎意料的是在周六前他先收到了手冢的约见。挂断电话后他思索良久都参不透手冢此举的目的,干脆放弃,把手冢的号码存进手机里。




 

见面的地点是不二定的。手冢的车准时驶进不甚宽敞的街角,下午三点的阳光洒下,把咖啡店门外一字排开的绿色植物照得益发葱茏,叶片上被细心地洒上了水,凝成的水珠让那一大片绿叶看起来更加鲜嫩。不知道的,定会以为这是一家绿植店。



他停好车,推开门的时候有风铃在门边响起,然后是咖啡豆的味道,香醇得令人的感官忍不住滞留片刻。店面不算大,客人也不多,他没有戴墨镜,已经做好了被认出的准备,却发现无论是在沙发椅上喝咖啡的客人,还是端着托盘的服务生,见到他也只是多看两眼,并没有上前搭话。



他很轻易地找到了不二。本以为先到的不二会选靠窗的位置,正要向窗边走去就看到不二在更加保护隐私的隔间内对他微笑。他点点头,走进隔间的同时拉上了门。坐下时正迟疑该说些什么开头,撑着头看他的不二已先一步开口:“这里也有茶喔,手冢要喝茶吗?”



这是在奚落他像个老头子一样的生活习惯了?手冢准备翻菜单的动作顿住,他有些局促地扶了扶眼镜,向侍立在旁的服务生点了一杯清咖。



等服务生退出隔间,不二脸上的神色不变:“手冢不怕苦吗?”



手冢正襟危坐:“不习惯喝太甜的东西。”



“呵呵,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不二,”手冢一点都没变地直入主题,“我听大石说你已经回国了。”



“对啊,先前的工作已经交给同事了,这段时间都会留在本市。”



“过去也是因为你职业的原因,我聚会从来都见不到你。”



“啊,那你也不必专门约我出来吧,星期六就可以见到呀。”



“不,”手冢忽然认真地说,“这不一样。”



不二只是笑,没有追问,一如手冢说出这样一句简短而模糊的话以后就没有再解释。他们开始聊近况,聊工作,聊身边熟悉的有交集的人。还是如同上次在慕尼黑相遇时那样,他们聊得很愉快。手冢也难得地多话,说到有趣的地方还会小幅度地微笑一下。



不二没有急于填补这十多年的空缺,也没有因长时间不联系而表现出疏离。他还是像过去一样,随意地说着轻松的话题,间或开开玩笑,然后欣赏手冢脸上不满却又无从发作的表情。就像当年,手冢还是他们最信赖的部长,而他还是最令人无可奈何的天才。



至于那些因时间和距离而形成的空白,就让它客观存在好了。

 


一杯咖啡的时间有多长呢?从点到煮,再到装杯拉花,一直到被捧到桌上,放凉,或是加上奶油和糖浆一点点喝掉,恰能容进数不尽的言语。



他们在咖啡喝完以前,从过去,说到现在,甚至未来。一方不寡言,另一方也不难以捉摸。其间不二问道:“你这次回国有什么打算?”



“……你没看新闻发布会?”



“看了啊,”不二不甚在意地用小匙子挖出一点布朗宁送进嘴里,“但是我想听你真正的打算。”



手冢当时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国内的环境和条件已经成熟,他在德国并无合约的牵绊,索性就把训练地点转到更熟悉的本市。听起来合情合理,不二却知道这不是所有的原因。



原本和谐轻松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短暂的沉默后,手冢别开视线:“我准备退役。”



不二微讶地张了张嘴,然后疑惑地皱起了眉:“为什么?以你如今的状态,再打个十年也不成问题。”



“我受邀加入一家新的网球学校,未来将着力为国家培养网坛新星,”手冢简明扼要地说,“况且祖父的身体也不太好。”



当年他是青学的支柱,为了青学的前途他可以不断透支自己的手臂;如今他是国家的支柱,为了更多年轻选手的未来他也可以在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急流勇退。不二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有意地转移了话题:“手冢觉得这里怎么样?”



“很好。”手冢点头。安静而注重保护顾客的隐私,正好符合他的要求和喜好。虽然更多的时候他不愿意把时间花在干坐着喝咖啡上。



“我先前工作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里,当时我也几乎没有注意到。刚好可以和你一起来,我可不想出现在明天体育版上。”毕竟某人可是名人呀。



于是顺着不二的话题两人谈到了近来的工作,发现原来他们回国后都处于一种比较清闲的状态。自然而然地交换了彼此在本市新的联系方式,然后约定以后常联系,一切顺利得几乎不真实。



临走时不二打包了一份玛格丽特饼,然后顺理成章地结了账。手冢也没有跟他抢,率先走出去开车:“要送你吗?”他记得不二来的时候没有开车。



不二扬扬手中小小一袋的饼干,感激地笑:“那先谢谢你了,麻烦送我到裕太的公寓。”

 




手冢开了导航,车子一路开到了裕太住处的小区,路况不错,坐在副驾上的不二看起来心情很好,打量着几乎没有装饰物的车内问道:“你才刚回来,车是配的还是你自己买的?”



“赞助商送的,”手冢打着方向盘,侧脸的线条因集中注意而绷紧,“本来打算作为送给父亲的礼物,但父亲不喜欢这台的款式,我又重新买了一台,这台就一直放在本家的车库里。”



“我还以为伯父会喜欢,”不二舒服地靠着副驾驶座的真皮座椅笑,“这款轿车很实用啊,而且车型设计也很大气,不是正合你们家的审美吗?”



“父亲觉得它的车内空间太小了,坐在里面有压迫感。”手冢对那句不知算不算调侃的话置若罔闻,解释过后就专心开车。



空间比起其他轿车已经算很宽敞了好吗?不二无语,这都嫌小手冢叔叔你是要在车里开派对吗?



不二很自觉地调了电台,没有多说话影响手冢,听着电台里新出的打榜歌曲看向车窗外。到达的时候歌曲刚好放到间奏,因开了空调而关上的车窗隔绝了外面过量的声音和光线,歌曲声音变小产生的空隙被呼吸声和解开安全带的声音迅速填满。原来很多东西一直存在,只是因为微弱和琐碎不常被发现。



手冢的手仍搭在方向盘上,看向他的时候就像多年前的习惯一样会因为认真而微微皱眉:“周六的聚会,你会来吗?”



不二愣了一下,不明白手冢为什么要反复确认:“会啊。”



手冢点头:“保持联系,周六见。”大概是神情太过认真,这样一个动作看起来竟显得十分郑重其事。



不明就里但心情依然很好地下车,和送他过来的司机微笑告别,然后熟门熟路地向小区入口的保安打招呼,不二边走边想,果然车内的空间太小了呀,坐在里面总有种压迫感。



工作日里裕太果然不在家,不二把饼干放在客厅留下纸条就离开了。出来顺便绕到自己的新公寓查看装修进度,他的要求不多,转一圈看到没什么可挑剔的,就打车回家了。




 

他知道他们并不是无话不谈。很多他深知不能触碰的话题,都被巧妙地绕过了。不知是他转移话题的能力更上一层楼了还是手冢也有意回避,他不想说的手冢竟也没有像当年一样追问。幸好他们之间可以说的还有很多,手冢和以前一样,总是很给面子地给他尽可能多的回应,才不至于冷场。



紧张吗?其实没有。他们之间仍保持着当年还是同学时的习惯,这反而令他从一开始就放松下来。



却是在道别后开始越想越多。



手冢就这样回来了,他甚至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做什么以示欢迎,两人就已经开开心心地去喝完了咖啡谈完了天。



距离和时间形成的陌生感和不怕被发现的安心在一个下午里土崩瓦解,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高兴。



先前希望的,离那个人近一点,真到了实现的时候却成了世纪难题。一旦靠近,便不由自主地患得患失,才发现原来他也不是自己想的那般洒脱不在意。



太多的顾虑和小心翼翼,眷恋和渴望,随着那人的回归和即将常驻他的生活而一起涌现,分不清是哪一种超标得更加严重,只知道自己曾设想过的淡忘已经变得完全不可能。



十年后的手冢,相处起来的感觉还是那么好啊。



他知不知道?该不该让他知道?他要怎样才能知道我想让他知道的?



……算了,他侧过头,不要管了,该怎样就怎样吧,手冢那么迟钝的神经,看得出什么才奇怪。



TBC



好久没有过忙得脚不沾地但是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的感觉了结果这边比贴吧更新慢了1天多刚好赶上双11(……)



大家光棍节快乐哦(>^ω^<)



(๑• . •๑)都去剁手脱团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lft呢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