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玛丽艳阳

【TF冢不二】词不达意

假装自己很勤奋


02


在家里舒舒服服地休息了几天,不二收到了杂志主编的信息,提醒他早些和社里另一名摄影师交接。他原本负责的是杂志的旅行板块,而杂志社前些日子拍板决定开设的美食栏目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摄影师,主编最终决定把他叫回来坐镇,而由另一名资历尚浅的同事顶替他原本的工作。


主编当时权衡再三,甚至向他承诺“就一两年功夫,等这个栏目步上正轨就放你回去旅行。只负责摄影就好,要不你在原板块兼任摄影和文案的工资调职后我依然全数算给你……”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总算谈妥。


背后有大型出版机构作为依托,又在市场上占有相当的份额,可以说他所效力的杂志从来不需要担心资金问题,因此从业以来他无论旅行到哪里基本都能全额报销,而且薪酬优渥,这几年他出版的影集更在杂志社的推动下大获成功,不得不说他对这名干练而充满活力的女士满怀敬佩与感恩。然而看她来找自己商量时有些狗腿的表现他不由得扶额:这也不算什么委屈自己的大事,他对是否在本市工作也不甚计较,到底是什么造成了主编的错觉?


事实上他并不抵触留在本市,只是不喜欢一成不变的工作。这些年一直在外游历,反而是他原本生活的地方令他感到陌生,回到本市重新了解这里的一切听起来就足够动人,更何况美食本就是他热爱的东西,和一个新组成的团队在本市探寻不同的美食也令他十分期待,再加上主编给出的种种承诺,他当下便欣然应允。


然而若是要留在这里工作,现在这套公寓就真的不够用了。他利用自己在杂志社的便利迅速地找到几个有现楼的楼盘,认真地计划起换房来。


 

等真正找到自己满意的公寓已经是好几天以后了。当不二再一次在销售员的带领下走进楼盘的时候感觉并不好,连续几天在各个楼盘之间观察比较他也有些倦了。这毕竟不像上学时买一支笔那么简单,要考虑的因素太多,总会有些这样那样的缺憾,所以对于这套正在看的公寓他没有抱太大希望。


然而出乎意料地,这套公寓各方面都与他的要求契合,甚至超出了他的期望。虽然价格较其他高了不止一点,他也不甚在乎,一番思索考量后就和销售小姐一起去办手续了。


大概是因为不是周末,公寓的定位又比较高,他在小区看到的人很少。有的公寓已经开始装修,而除开他们这两栋新建筑之外小区里的公寓都有人入住,就算住进来这里也不会太冷清。他随意地四处看着,忽然感觉到一道集中在他身上的视线,回过头就看见一位棕发蓝眸的西欧美女正盯着他看,被他发现了也只是大大方方地朝他微笑。这样的态度反而令人无从发难,不二也不在意,回以礼貌的一笑便不再关注。


不二离开后没多久,那棕发女郎也办完手头的事,她随手拦一辆出租车回到酒店,踢掉鞋就拨通了越洋电话。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低沉,说一口流利的德语:“菲碧。”


“国光你猜我今天见到了谁。”菲碧的声音很是愉快。


“我记得你在日本没有亲友。”


“我没有,但是你有呀,”菲碧还想再说什么,却敏锐地感觉到和她通话的人正准备挂电话,无奈之下直入正题,“是我先前看到的那张合照里面那个笑得很好看的男孩子。”


“我记得你只见过照片一次。”


“对啊,不过好看的人天生令人难忘。”


“你到日本不是帮我认亲的。”


“我知道我知道,该办的事我也没有落下啊,我就是在帮你看房子的时候见到那个男孩的。”菲碧邀功一般地说,“我帮你买的新公寓跟那男孩一个小区,你们以后可以互相照顾了。”


“我从没有说过我要住在老同学附近。”


“但是那个小区离你以后的网球学校很近啊,它本身又很注意保护住户的隐私……”菲碧开始数起新公寓的优点来,“而且啊,到时因工作我可以经常去找你,然后说不定会碰到你的老朋友。”


“但你并不真正了解他。”他真正想说的,大概是“不必饥不择食”。


“国光,别忘了,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已经单身好多年了。”


“所以?”


“反正我也会长时间陪你留在日本。如果合适,我会考虑追求他。”


“……随你。”


“不打算帮我吗?好歹同事一场……”菲碧的话语被忙音切断,她愣了愣,随手把手机扔到床上。最重要的事情我还没说呢,不过算了,就当做是惊喜吧。


另一边,手冢挂掉电话后微皱了皱眉。天知道为什么他本身是寡言的性子然而身边的人大多跟安静搭不上边,以前青学的一群熊孩子是,如今的菲碧也是。


他手头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实在没时间跟菲碧闲聊。菲碧提前到日本帮他打点回国事宜,经纪人的任务便大多落在他自己身上。他也不年轻了,近几年进修文化课程,甚至开始计划把工作重心转到国内,就是在为退役做准备。


至于菲碧是否当真认得不二并帮他买下了和不二同一小区的公寓,说实话他并不十分关心。这些事可以回国后再探究,但眼下的工作却一点都不容怠慢。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得很快,不二看着新公寓渐渐装修起来,便计划着去购置些家具。杂志社里的交接工作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完成,如今他跟着新的团队街头巷尾地寻访食肆,倒是比往昔一个人自来自去有趣得多。负责文案的是一位年轻的女记者,共事以来一直很认真尽责,和随性的他配合得很好。


大多数时候,他可以睡到自然醒,从楼下买来喜欢的早餐和当天的报纸。没有工作的话,也可以看一部老电影或是听一组交响乐度过一个下午,如果出门,他会带上相机,拍下沿途的风景,看到感兴趣的镜头光圈和唱片影碟,会毫不犹豫地买下而不在乎价钱,路过河村家的寿司店有时他会进去打包一份芥末寿司,回家后吃下一个才开始修杂志需要的照片。如果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他就不去煮咖啡,累的话就点上香薰泡个澡,睡前偶尔会站在阳台和裕太通个电话,然后看一会儿星星,和自己说一声晚安,再窝进柔软的被褥里。


一切的一切都令他满意。


至于单身的问题,在这样温暖而美好的生活里几乎可以被忽略。他是知足的人,有些得不到的东西他不强求,也不刻意割舍,他只着眼于自己拥有的。


相比之下位于大陆另一端的手冢则忙碌许多。虽然并非赛季,常规的训练依然不能停,同时他还要在团队的安排下出席活动,然后跟国内的相关方接洽。菲碧早就从日本回来,作为经纪人她比手冢更忙,却没有丝毫焦头烂额,过分活泼的作风和手冢的严谨形成鲜明对比却又相得益彰。她会和手冢说很多,工作上的,生活上的,不在乎手冢是否回应,偶尔她说起日本,会带来关于不二的一点有限的消息:“我几次见到他都是一个人,买房这么大的事都一个人决定,应该还没有女朋友吧。”“先前偷偷打听了他买的公寓,居然是一般新婚家庭买的户型,他一个人住得来吗?”“该不会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房子是准备的惊喜吧?”


手冢对此很少说什么,菲碧也不介意他寡言,毕竟就算她说别的话题手冢也不见得会给什么反应。手冢不是八卦的人,对于菲碧对不二莫名的好奇心他也没有多关注,即使那两人一个是几年来自己最得力的伙伴,一个是学生时代最了解自己的挚友。倒不是他冷漠,哪怕隔了那么多年他也知道不二是个多有主见的人,感情的事情本就不是他人可以插手的,更何况菲碧这样的情愫也不知有几分真实,剩下的未知,他不愿空想。


偶尔菲碧也会模拟新闻发布会的情景学着记者的语气问:“手冢先生,在拿下四大满贯以后您有什么新目标吗?”虽是德国长大,她一口日语发音却十分标准。


“我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拿下多少奖项。荣誉只能作为表现,而不能被当做最终的目标。”


“那您的目标是?”


“登上网球的最高峰。”


“啊真是远大的理想呢。不知道您此次回国跟这个目标有什么关联?”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手冢看都不看菲碧脸上专属记者的探究表情,“你今天下午3点预备跟广告商进一步洽谈,而现在时间是2点40分。”


菲碧看了看表,还真是,她瞪了自己的直属上司一眼,转身离去。临走前还不忘撂下一句百说不厌的话:“你真无趣。”


当然今时今日的手冢早已不是那个初出茅庐不善言辞的少年,他知道如何回答记者的问题,虽然依旧言简意赅,却不似当初那般强硬地拒绝所有他认为不必回答的问题。所以刚才不回答菲碧只是还不想说,到时新闻发布会他自然会给出一个令自己令公众都满意的答案。


如今回国发展已经渐渐被提上日程,过几个月打完一场大型公开赛以后他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携教练和经纪人归国。团队其他成员也开始物色新的职业,而在日本属于他的新团队正在逐渐组成。在职业生涯稳步发展的时候放弃熟悉的训练环境和工作团队,这样的决定一点也不手冢国光,他没有向身边的人多解释的行为倒是比较像他自己。


TBC


拖拖拉拉凑了一更,我才不会说我还没有想好写哪个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