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玛丽艳阳

【TF冢不二】那件事(原作向1029贺)

灵感源自:POT第73集



昨晚顾着水群差点没写完,在早上发是因为我要去TFO啦啦啦~

话说这里两只还是青涩朦胧的暧昧阶段来着,跟烤肉王子里面不一样哈



F side



当手冢终于出现在网球场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吃惊,然而那个令大家纷纷停下手里动作的人显然并不打算解释什么,如常般沉默地站在一边看着大家的练习。



不二一边和河村打着练习赛,一边分出一半注意力到手冢身上。今天的手冢格外耐心地给每一个有困惑的部员以指导,自己却没有下场练习,看来肩上的伤还是没有好,不能过度运动。



果然部长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不二看着那几个小学弟闪闪发光的眼睛,心想其实手冢也是个很温柔的人。



结果因为走神太厉害了竟然回球出界,不二有些心虚地向河村挥挥手致歉,心想这次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部长大人不知道又要罚他跑多少圈。然而事实上忙着给部员指点迷津的手冢只是警告般地望了他一眼就算了,并没有严惩的意图。



今天的部活出奇的和谐,就算手冢没有罚任何人跑圈大家也表现得分外卖力,往常单单在那里站着就能令人不自觉地认真起来的手冢现在会耐心地给后辈们帮助,除了受宠若惊之外,大家心里更多的,是全力以赴的冲劲吧?




 

关于大石在部活结束后神秘兮兮的召集,其实比起其他人的不解,不二却是感兴趣居多,不知道大石在暗中计划了什么。今天的晚饭时间妈妈和姐姐都不在家,他从冰箱里拿出妈妈今天早上做好的番茄肉酱,就着意大利面做了顿简单的晚餐,吃完,洗碗的时间里想英二大概正在和阿桃吃汉堡吧不知道会不会被大胃王的食量吓到,然后写作业。他本来把晚上的时间预留给了自己新淘来的电影碟片的,不过今天的情况,看来只能改天了。



不二并不是第一个到公园的,他到的时候已经看见结束了额外训练冲完澡站在一边等的海堂。不用等多久菊丸他们一行5个人就一起来了,其中手冢还穿着老气横秋的紫色衬衣。难得的最爱迟到的越前这次不是最后一个,理由都不给一个就把大家叫过来的大石反而是最后的。



然后大家(连带上一直不情不愿的一二年级三人组和没有表过态的手冢)就真的一起登山去了,毕竟在学校忙了一天还要登山,体能上可能会有人吃不消,火车上手冢安排了大家腾出一张椅子来让累的人轮流睡一会儿。当椅子空出来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年纪最小份量也最小的越前,越前看到大家明显是“关爱弱小”的眼神立时就毛了,三两步跑到离那个座位最远的位置一屁股坐下,死活不肯过去睡。



桃城还很没眼色地调侃道:“越前你害什么羞啊?”弄得别扭的小支柱越发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了。



本来海堂也想说睡一觉的,结果才走出一步就收到桃城毫不留情的讥笑,什么“体力不行”,“连一年级生都不如”之类,结果两人又一发不可收拾地吵了起来。还好列车里人不多,手冢又在他们打起来之前喝住了,不然估计隔壁车厢的乘客都要过来投诉了。



倒是乾老实不客气地占了那张椅子,并且很有个人风格地戴着眼镜睡着了。大家见状,也只是笑一下,便分开各自玩乐去了。



三三两两地闲聊了一阵子以后几个依然很兴奋的队友又聚成一堆,不知道是谁提出的打牌,于是又热闹起来了。海堂对扑克不感兴趣,干脆坐到远一点的座位上看风景。手冢则一直坐在本来的位置上没有动。越前早就犯困了,头一点一点地打盹,被不二忍着笑推去乾那边睡了。



几个人凑到一起,数了数人数又叫上了坐在另一边基本没怎么说过话的手冢,7个人轮流。网球上的帝王到了牌局上依然是常胜将军,大家玩了一晚上手冢就没输过,有好几次不二的牌已经很好了却还是敌不过手冢,看到大家那种“真不愧是手冢”的眼神,常胜将军仍是冷着脸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竟将“不要大意”几个字执行得彻底。



最终几乎每个人都歪着睡过一阵子,而一向最推崇健康作息不熬夜的手冢却成为唯一一个始终没合过眼的。不二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看见手冢坐在自己对面,镜片后一双眼睛依然是他熟悉的浓黑,深得仿佛看不见底。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他甚至不确定手冢是在看他还是看包括他在内的所有队员,只觉得这样安静地坐着的手冢,身上有什么沉重而坚不可摧的东西,令人动容。有这个人守着,就算真的睡熟了也没有问题吧?思维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好看清对面那人的神色,却抵不过因莫名的安心带来的倦意,终于睡去。

 




他们在临日出的时候登顶,在第一缕晨光从散开的云翳中照射下来然后越来越明亮的时候大声欢呼着,笑闹着,就是一开始兴致缺缺的三个人也盯着慢慢上升的朝阳目不转睛。不二庆幸自己有带相机的习惯,可以把日出时发生的一切都记录下来。他拍了很多照片,太阳的云层的露珠的,单人的双人的大家都在的,清晨的光线很柔和,拍出来的景物和人物都很美,就算是海堂和手冢这样明显生人勿近的表情也显得友善很多。



他很高兴,他们9人的第一张完整的合照,是由他拍下的。下一次全员合照,大概就该是关东大赛甚至全国大赛捧杯的时候了吧?

 




回去的路上不二一边翻着照片,筛选着哪一张要洗出来送给谁,一边调侃旁边的人:“手冢你好严肃,拍照的时候就不能笑一笑吗?你看旁边的英二笑得多开心。”



“……”



“跟我们一起看日出不好玩吗?我都没见你笑过。”



“……不是。”



“手冢你要多笑一下才不会老得那么快啊,你看这张照片就好像我们班主任带我们去郊游一样。”



“……不二。”



不二当然没有被手冢含着警告的语气吓到,他全不受影响地继续看着相机,用相似的轻快语气说道:“今天周末,回去以后补一觉吧。”



正襟危坐的手冢尽管一夜没睡也没有显出一丝困意,如常般平板地应下:“嗯。”



不二听了,满意地关好了相机,靠着椅背打起了盹。

 



 

T side



手冢伤后第一次出现在网球部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他可以看得出自己的回归带来的惊讶和宽慰,大概也明白其实他只要在旁边站着,就足够令部员们认真,且安心。但是很快他就不能时时出现在场上,沉默地看着每一个部员的训练进度了,这样想着,手冢往前走了一点,向存在困惑的部员们尽可能地提供帮助。因为肩膀的缘故,他就算出现在球场也是不能挥拍打球的,因此部活的全部时间手冢都用在指导那些水平并没有那么高的非正选上面。



接受龙崎教练的建议几乎是一件不需要犹豫的事情。他明白自己的情况,这种时候是任性不得的,无论是从大局上还是从自己未来在网球上的发展来看,当务之急都是去德国把肩伤彻底解决。所以不同于先前对于教练提出送他去德国参加培训时考虑良久终是拒绝的做法,这次他答应得很爽快,以致连教练都有些错愕,似乎准备好满腹游说的话却没机会说出便胎死腹中,但他在窗外的夕阳里看到,她的眼中,大概是欣慰的。

 




应下了大石在晚上的邀约,手冢放学后去了街边的公园,在看到那一对打网球的孩子时忍不住驻足停留,心里暗暗感慨的时候却看到同样路过这里的乾,然后一边和乾往前走一边听乾口中关于网球任时光流逝自经久不变的魅力。他依然是寡言的,基本都是乾在说,偶尔在乾问到他的时候应一声已是最多的回复。他看着公园葱茏的树顶上如打翻了调色盘一般绚烂的天空,心里是和乾一样的感叹,只是不知道乾能否从他简短的回应里听出深深的认同。



由于在公园里的偶遇,乾很自然地邀请手冢同去河村的寿司店里吃白食。路上听着乾“一定是因为我蔬菜汁的配方兼具美味和营养所以阿隆觉得我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就拜托我帮他尝尝顺便提提中肯的改进意见”之类的话,手冢的眉心越压越低,连象征性的回应都不想给了,大概只有不二会认为乾的蔬菜汁是“兼具美味和营养”了吧,所以说乾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在乾说得越来越夸张前手冢忍无可忍打断了他:“你先给河村打个电话。”就算他们几个从国一开始就彼此相熟他也不喜欢当不速之客。然后乾似才想起来,停下了自我感觉过度良好的发言开始打电话。



结果当然是受到了河村的大力欢迎。河村甚至对于手冢的即将光临表现出了胜过乾许多的热情,一边高兴地说着“手冢居然能来真是太好了”一边有些担心地补充“如果我的手艺还不到家我可以叫爸爸做手冢一定要吃饱吃好千万不要勉强”,令原本的受邀者因被冷落而感到有些郁郁。



挂上电话没多久他们就在街头偶遇了刚吃完汉堡的菊丸和桃城,这两人一听他们的打算立刻激动地表示要去吃白食顺便验收下河村的学习成果。反正这两个吃完晚饭的人也只是去凑个热闹吃不了许多,而且不用走多久就到寿司店了,手冢和乾就没有专门打电话跟河村说明,一行四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往目的地走。



忽然多了一倍的“食客”似乎令河村既意外又紧张,这和那个抓着球拍不断喷火的人真的完全不一样。河村首先捏出来的两个寿司自然被桃城和菊丸分占了去,而先前被阻止了多买几个肉包子充饥的桃城更是猴急地第一时间把那个卖相良好的寿司欢快地丢进嘴里,然后被河村不小心放多了的芥末辣出了眼泪。



手冢忽然想起不二,如果那个人在的话一定会无比享受地吃完然后不遗余力地赞美河村的手艺,接着静静地看大家因他的话而把做好的寿司分抢一空结果一个个辣得说不出话来吧。




 

一顿宾主尽欢的晚餐过后各人分头回家换衣服并相约一起到晚上和大石约定的地点。他们到的时候海堂和不二都已经在等了,不二正靠在凉亭里打电话,看神情和语气无疑对方是他最宝贝的弟弟。



手冢往凉亭的方向走去,像不二那样背靠着凉亭的柱子等待起来。不二又聊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然后和手冢打招呼:“你们都很准时嘛。”



“嗯,”手冢淡淡地应,“大石和越前都没有来。”



不二听了就开始笑:“现在不是部活时间你可不能罚他们跑圈了,部长大人。”



“……嗯。”手冢这次的回应显得有点无奈,他总是对不二那些不带恶意的调侃无计可施。



原来大石叫大家来是计划了一起去登山看日出。他是没什么所谓,但越前、桃城和海堂似乎意见很大,眼看着大石热心准备的活动没有收到一点热烈的反响,反而可能因为大家的反对而不能成行,不二适时地站出来表示感兴趣,带动了原本还有些摇摆的菊丸等人,大家纷纷表示支持,然后兴致勃勃地出发了。



手冢看着情绪由高涨到低落再重新高涨的大石,心里感叹不二确实是个很善解人意的人,也难怪部里从已经升学的前辈到新加入的后辈都十分喜欢他。不二不像菊丸那样活力满满,但和他相处总是很舒服,好像每一点细微的情绪都能被恰好地照顾到一样。他也很喜欢和不二相处,哪怕他不擅长人际交往,和不二在一起也觉得很自在。

 




他们乘几个小时的列车去到山脚。原本不二和他坐在一起,两人很随意地聊着一些事打发时间。说是在聊天,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不二在说,他偶尔简单地回应几句,也幸好不二不觉得闷,让话题能够继续。



后来大家打牌,不二自然是被菊丸拉着和他们一起玩,于是就剩他一个人留在原本的座位上看车窗外。他自然不会有什么被抛弃的落寞之感,一个人看风景也不是那么无聊。洗牌的时候桃城他们又远远的喊他过来玩几轮,他是无所谓的,就坐到了菊丸和河村中间。几局下来他的手气好得惊人,几乎没有输过。但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只是运气使然,而运气是不需要任何努力,也无法捉摸的东西,所以对于队友们的惊呼和不二的笑语他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又把眼镜往上推了推。



玩到后来连最精神的桃城都有些蔫蔫的了,大家随意地找个舒服的位置分头睡了。手冢见此就站起来把桌面上的扑克收拾好,环顾一圈确定没有人会因为姿势太随便而摔下来后就在不二对面坐下。总要有一个人保持清醒的状态,不然坐过站或者有什么失窃了都没有人知情。



不二看起来睡得并不安稳,睫毛总小幅度地扇动着,仿佛随时都要醒来一样。车厢内的光线是白炽灯发出的冷光,照在不二身上让他本来就比他们都白的皮肤像是透明的一样。没有了清醒时的温润笑意,睡着的不二不像平时那个深藏不露的天才,面容恬静纯粹得像不谙世事的孩子。手冢看了很久,列车在铁轨上运行的声音和隔一段时间就响起的进站提示音规律地传到耳边,连带着对面那人轻浅的呼吸声,令他恍惚觉得就这样一直醒着也不是一件特别难受的事情。



该不该先告诉不二?手冢思索着。他已经做好打算,下周部活的时候再召集正选们正式说明自己要去德国养好手臂直到全国大赛,但不二是被单独拎出来的一个。他有点矛盾,想先让不二知道,又不想太早让不二知道,无论是因为当年关于一场比赛的约定,还是因为几年来一直只差半步的靠近,他总认为不二是应该和别人不一样的。说了,怕不二担心;不说,更怕不二担心。列车正驶过郊外,从车窗望出去是一大片辨不清事物的黑,手冢看着窗外,眉不自觉地皱起。

 




登山的时候手冢依然走在最后,以防有没跟上的队友落单走散。菊丸和桃城两个一点都没有想过保存体力,一路走一路笑闹。很明显没有睡够的越前似乎被他们一左一右地吵得有些烦,故意落下两步和后面的不二一起走,一脸嫌弃地看着前面的两人:“他们好吵。”



不二只是笑,并没有对越前的抱怨评论什么,伸手拉过越前提醒他注意脚下不要踩空。



他们顺利地登顶,然后在云层厚厚盖住的天空下等着不知道看不看得见的日出。幸好最后那一分钟云层散开了,于是日出的整个过程就完整而清晰地呈现在他们眼前。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于看到此景的欢欣。不二在他旁边迎着朝阳说:“没有白来啊。”脸上细细的绒毛在阳光下现出好看的金色。



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习惯性地回了一个简单的“嗯”。



这些,大概是他在去德国之前经历过最深刻的,也是他在归国之前会反复想念的吧。



日出。不二。还有大家。

 




下周的部活结束后,手冢把自己的决定明确地告知了所有的正选队员,看着大家惊讶得完全无法接受的神色,心想果然还是应该先告诉不二的。不二总能够在不知不觉间影响大家的情绪和想法,如果不二知道,大家应该可以在不二的影响下镇定点。



他的视线扫过每一个队友,最后停在不二脸上,那双一直因微笑而眯起的眼睛睁开成错愕的样子。他心下叹了口气,晚些吧,到时再单独和不二具体说一下这次去德国的事。



END



1007的时候没想过写成系列的,结果看了73集觉得太美好了忍不住就又写了。大家1029纪念日快乐嗷~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