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玛丽艳阳

关于V太太的十个未解之谜

 @晓来雨过 幸好赶上了orz

 

说是给我家受受(划掉)红颜知己的生贺

 

其实更像攒了好多年的吐槽

 

(以及为什么我明明还年轻但是已经开始写回忆录了)

 

…………………………………………………………

 

1.

 

V太太吃文的口味很独特:高虐为宜,不虐不爽。

 

这直接导致了她写文的时候发刀跟不要钱似的。

 

是不是已经脑补出一个虐点很高看着情节虐得死去活来却全程冷漠脸的姑娘了?

 

其实,并没有。

 

V太太泪点很低,看文的时候很容易哭唧唧的那种。

 

甚至有时候我会懵逼脸问她:泪点在哪我怎么没感觉啊……

 

*这样虐起来比较爽咩?

 

 

 

2.

 

V太太热爱修仙,据她本人透露通常不到两三点她是感觉不到睡意的。

 

有几次她大半夜给我发消息,或者是凌晨四点钟更文,我起床的时候看到都会产生一种我们不在同一时区的错觉。

 

大一的时候我因为拖延症和各种破事儿毅然决然地加入了修仙大军,跟V太太的作息时间一下子同步了,感觉交流都顺畅了不少。

 

开学前一晚上快11点的时候V太太问我睡了没,我12点半的时候告诉她没睡,然后我看了她的新坑并写了评论,写完告诉她的时候已经1点40了,但还是受到了秒回的待遇。然后我们又聊了半个小时,V太太知道我第二天要上课就催我去睡觉,我很听话地跟她say goodbye然后转手就点开了微博。

 

现在想来V太太say goodbye以后所做的大概跟我一样。

 

*说好的“为了皮肤着想”呢???

 

 

 

3.

 

很久很久以前刚认识V太太那会儿她喜欢炎亚纶,开始熟悉起来的时候她能唱出所有许嵩的歌,并已经是个腐女了。

 

再后来她爬进了韩圈。

 

又后来她爬回天朝爱上了小正太并萌起了凯源。

 

跟她同桌的时候她的最爱是杨洋。跟她一起舔颜舔得很开心。

 

高中毕业后她爬墙的速度变本加厉更加丧心病狂。

 

*那么问题来了,她到底爱过多少人吃过多少cp?

 

 

 

4.

 

V太太初中的时候子写得很好看,就是那种横平竖直的一勾一划都工工整整又很秀气的优等生字体,后来上了初中,优等生写字就越来越emmmmmmm…随性且大而化之(?)

 

也不是说变丑了,就是感觉一直乖巧的小羔羊某天突然撒开蹄子跳起了鬼步,一开始总是适应不良的但是到后来习惯了就不觉得奇怪(?)

 

*字随主人形????

 

 

 

5.

 

V太太本身长得很漂亮,例证是从小就有男孩子抢着对她好跟她表白。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上镜呀,拍照好看呀,随便一张渣像素无滤镜的自拍都能拍出十级美颜的效果,别人都是黑照恒久远表情永流传,就她一个就算被抓拍也依然美美哒。

 

*所以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愿意跟她同框呢难道都不觉得相机偏心咩?

 

 

 

6.

 

补充上一条:

 

初中的时候有个喜欢V太太的小男生跟我关系挺好的,校运会的时候他带了相机回学校。晚上我们班安排了放电影,那小男生本来座位在我后面的,关灯了以后片头都没放完他就不见了,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吧,他回来了,拿了点什么东西就又走了,等电影放到一半的时候他回到座位,有点小激动地问我知不知道他干嘛去了。

 

我冷漠脸:呵呵要不是你把桌上的百力滋黑白配趣多多全拿走了我连你不见了都不知道。

 

他无视了我的冷漠很开心地给我看他的相机,最前面的几张是一个女孩的照片,戴着个大框眼镜脸上有点斑,光线很暗显得人有点黑,我一眼看过去竟然差点认不出这就是V太太。

 

虽然当时和V太太不怎么熟,但是造成我认不出人的罪魁祸首绝对是小男生的拍照技术。

 

但是小男生浑然不觉甚至还问我他女神是不是很好看。

 

我的内心在咆哮:少年你这样是追不到女神的!!!

 

*后来是怎么追到了?!!凭什么啊?!!!

 

 

 

7.

 

印象中V太太写的第一篇肉是她高一的作品,她拿给我看的时候是高三,手写肉夹在好几个又甜又纯的短篇里,我翻到的时候她本来不想给我看的,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她还是把活页本递给了我,并勒令我安静地看不准评论看完就当没有看过,原因是太羞耻了。

 

我翻开一看,还好啊明明是很温和的肉,抬起头刚想宽慰她几句就接到一个愤怒的瞪视,就好像在说:“你答应了什么都不说的!”

 

为什么我现在可以把它拿出来说了?当然是因为V太太已经把文发出来了呀。

 

现在的V太太已经是个抄起车钥匙就能往城市边缘开的老司机了,当年的肉跟现在的各种姿势各种play一比简直清纯无比。

 

她甚至还在宿舍里跟我用语音探讨了某个高难度姿势,并认真地表示她已经请教过室友该怎么操作(捂脸

 

*一个只见过猪跑的厨师是怎么花样百出地炖肉的?

 

 

 

8.

 

V太太在杀马特的年纪里是冰之勇士的杰出代表,大冬天只在校服外套里穿一件短袖或者薄长袖还把拉链拉到一半,走在风里昂首挺胸都不带一点颤抖的那种⊙▽⊙

 

过了几年我跟她同桌,冬天经常能看见校服外面毛绒绒的卫衣帽子,光是看就好想把手伸到帽子底下去因为感觉会很暖(#^.^#)不过其实她穿的毛绒绒们也不怎么厚就是了……

 

大学的时候……我冬天有那么一两次见到她……还要反复确认……面前这个球……我认识吗……

 

*时间都对她做了什么?

 

 

 

9.

 

V太太有个很漂亮的弟弟,我曾经一度坚信把她弟弟的照片po到网上没准就能火。

 

有一次她在票圈里发这个浓眉大眼五官立体的小正太的侧脸(虽然九宫格里只有一张),评论里好多夸她弟弟长得好看的。

 

我还很开心地问她:如果有天你把你男票带回家,隔天他就告诉你他爱上了你弟弟怎么办。

 

她认真思考了一下,先是惊恐,再是冷漠,最后抬起手就要揍我。

 

后来她弟弟开始打篮球,长高了,晒黑了,还剪了个没有刘海的发型,再也不是漂亮的小正太了。

 

V太太给我看照片的时候,那幻灭的感觉不要太美。

 

*虽然希望有点渺茫但是还是要问:弟弟再变好看的可能性大吗?

 

 

 

10.

 

V太太一直坚持自己是总攻

 

并把这一思想用铅笔写在了课桌:

 

“君all大大的桌子”

 

上数学课有点无聊,我就在她桌子的角落里悄咪咪写了个“all君”。

 

当然被无情地擦掉了。

 

*谁给她的勇气,梁静茹吗?

 

 

 

(一个小彩蛋)

 

同桌那会儿有次我手掌擦破了皮,小小一块碰着生疼生疼的。

 

某个课间V太太不知道说到什么,一个激动就狠狠握住我的手使劲晃了两下。那时候伤口刚开始结痂,还有点痒。

 

结果她这么一晃,痒倒是不痒了,就是疼到我怀疑伤口需要重新愈合一次。

 

我咬牙切齿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道歉的时候还一直在笑,就像那次她一个失手把水杯碰洒了弄湿了我桌上一半教科书一样。

 

*日常拷问自己:对V太太的嫌弃有最大值吗?(恐怕是没有的)

 

END

 

 

To 寿星:

 

唔觉唔觉你都咁大个女啦,刚识得你嘅时候先初一,考完月考班主任要成绩第一第二名互为对手,希望我地一边竞争一边进步。当时对你嘅印象就系,成绩几好,管纪律嘅时候会黑埋块面,而且唔觉得你可以赢我啦。后尾再考试都有输有赢,我地又一起上过奥英班,不过因为我自己性格嘅原因啦,直到毕业我都同你唔系好熟。

 

当时点会谂到毕业之后隔左一年会又分到同一个班,又隔左一年之后干脆变成同位添。同位嘅时候都已经高三啦,但系调左几次位,前后左右嘅同学都成日话我地上课好多野讲。好似果阵时先反应过来,哇,原来我地都已经咁老友啦?

 

哇讲完先发现我地如果换成一男一女,咁嘅设定简直可以写一篇当年好流行嘅果种青春小说……心情复杂……我有小小控制唔住我自己添……

 

当时学校唔准带手机,我就用笔记簿写低自己嘅脑洞,次次写完你都系第一个睇嘅,考完高考之后我开lof都系受你怂恿,当然我都唔蚀底,你有几多个未打出来嘅坑我全部都记得嘅啵。

 

最后嘅最后要祝你生日快乐啦,要一路开心落去啊,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2017.9.17


评论(3)

热度(6)

  1. 晓来雨过路斯玛丽艳阳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你写的这篇生贺一开始看的时候是真的只是把它当做段子来看在家里的客厅笑得前仰后合想起今天上午你跟我...